三月原创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静听回声作文600字诗歌散文

来源:三月原创文学网   时间: 2019-09-11

【第1篇】

又走到了这条肮脏不堪、拥挤嘈杂的小巷。几年过去,路依旧坎坷不平,路上都胡乱地散着些细细的碎石。我不满地踢着这些碎石,令它发出清脆的回响,细得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听见,我似乎听到了石头的抗议。

几米之外,便是最繁华的闹市,最气派最干净的医院所在地。与这儿,是那样不协调,那样不讨人喜欢,我却那样喜欢走到这里。因为嘈杂脏乱,所以每个人都不愿再这儿多作停留。所以这儿的一切都没改变,也包括肮脏。

然而我却如此怀念这里,就好象生我养我的故土一样。然而,这当然不是,我只不过是个过客,每天只在上下学时匆匆经过。听着石子在墙上撞击发出的声响,听着自行车急匆匆为怕撞着行人所发出的车铃声,抑或是傍晚破旧杂货店里武打片的噼噼啪啪声在小巷里久久回荡,似乎都让我感到分外平静。只有静静地听见这些声音的时候,我感到我处在生活之中。我顺着小巷慢慢踱步,嗅到垃圾腐朽的味道,却高兴地想着腐朽之后必有新生。当我因为学习太久感到疲倦,当我感到困倦而足不出户时,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游离在了生活之外。于是,我来到这儿。

这才是真正的生活。早晨,耳畔不时响起小贩叫卖早饭的声音。热腾腾的包子咧着嘴,胖乎乎地立在笼屉里。叮铃铃的车铃声欢快悦耳,杂乱中透着些秩序。我走在这样的小巷中,觉得我慢慢看清生活的模样,在模模糊糊中整理生活,平静而热闹。

偶尔,在这样的平静中我会发现惊喜。在肮脏的垃圾桶里发现一窝新生的小猫,小猫在发出“嗷嗷”声,让我感到新生的欣喜。在卑微的角落发现一株嫩草。在污水四溢的下水道旁看到悠闲散步的老鼠。

一切的一切,不断地在脑子里回想浮现。就算我坐在,脑袋里依旧会响起回声。不断地碰撞发出清脆的回声,无论是叮铃铃的车铃声还是悠远的武打片的声,或者是嘈杂的人声,都让我感到无比的平静。静听静看,是享受。

我静静驻立在巷口,此时的小巷已少有行人,只留下稀稀落落的脚步声。暮色微微笼罩,像是为忙碌了很久的人们盖上睡毯。我想,我应该走了。我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子,它在路边欢欣地滚了两滚,发出悦耳的回声。这儿的一切都令人感到安适。我会再来的,小巷。

【第2篇】

闭上癫痫病可以药物治愈吗眼,静听回声,可是我听不到。真正深邃的东西,又怎么会有回声呢?这只不过是人们对于回到过去的一种幻想罢了。

可是,真的很想字啊记忆的洞口,听到些许回声。也许并不是完整的句子,而更像是婴儿梦中的呓语;也许那根本不是一种语言,而是一些支离破碎的声音,像卡带的录音机发出的那种声音,甚至可能只是一些幻象,幻象里有老屋、老树、老人、老狗,都坠于回忆的旋涡里不可自拔。可是,即便得到的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失望,我依然选择守望着洞口,静静地期盼着回声。那是我的过去,是我终其一生受用的恩赐,也是我终其一生难逃的诅咒。

我仿佛看到那早已荡然无存的老屋了。铲车和电锯夺去了它的生命。除了我,再没有人懂得它的美丽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身处水泥森林,我还会对它如此留恋。它仿佛一位形容枯槁的老人,窗棂是它深陷的眼窝,找到了它,就找到了温暖如春的南方。

我仿佛看到那走不到头的小路了。我过去最爱做的就是每日每夜地在那里散布,仿佛是山里的墟市。走进这条小路,你会发现“牧童遥指村”原来是真有其境,因为小路太曲太深,即便指着很近的地方,也像是在遥指。那是一条连西沉的金乌都照不透的小路啊!

我仿佛听到鸡鸣和狗吠了。哪些是在小山村才有的美丽。雨过天晴的时候,老屋中的天井用雨水弹拨着青石板上的琴弦。这时,撒一把米在天井中,引得两只鸡咯叽咯叽地跑来吃食,再牵了狗盗门口,叫我学鸡叫、学狗叫……我伸出手,却抓不住它们,只看着它们在眼前若隐若现。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三毛在那首歌里反反复复地吟咏着“梦中”的橄榄树,却总是带着惆怅与无着,因为她早知道,她不可能看到那橄榄树,那只存在于她梦中的美好。回忆只是人们编造出来麻醉自己的东西,再美好,那也只能是过去,对现实毫无帮助。活在过去的人,他的结局会很悲惨,因为他与现实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就像三毛,无法解脱的她最终离开了人世。沈复作《浮生六记》,极写过往的美好和温馨,写童年的纵情游戏,写夫妻的伉俪情深,终究还是落笔到生离死别、物是人非的惨痛,终究还是让读者落泪了。而他自己,也逃不脱潦倒一生、孤独终老的凄凉下场。

再闭眼,静听回声,可是,回声又在哪里呢?它们已经像那断线的风筝,被那时间的深洞所吞没了。

【第3篇】

时间总湘潭治疗儿童癫痫病哪里好是在一以一种安静的姿态涓涓流动,坐在轮回的这边,我偶尔会听得轻灵的回声,如鸣佩环,苍凉却美丽。

女人间的话题总是关于美丽的……

有一头令人羡慕的头发,早晨傍晚,在朝霞或晚霞的润泽中,黑亮美好得令人心动我喜欢看梳头,用木梳从发梢顺至发尾,黑缎般发丝松在肩头,弯成柔软的弧度,瀑布一般。妈妈也喜欢梳头,偶尔会从梳妆台的镜子里看到我深褐色蓬松的短发而轻轻抱怨,而现在更多的时候会皱着眉头扯下一根白发凝视良久,然后打开衣柜,捧出那一大叠的衣物在镜前笔试着。我总是在她的身后望着,看着我与妈妈的身高渐渐地相近,看着梳妆台上化妆品越来越多,而妈妈的鱼尾纹仍渗了出来,镜子里的两张脸在时光的流动中渐渐重叠,虽然她的头发依旧美丽。时间仿佛是沙子,在那梳子的间隙里这样缓缓流走,只余下“沙沙”的回声,带走了美丽,把曾经的美好沉淀在时间的河床上,只余下水流在沙面上冲刷而刻下的波纹。今天与昨天是何其的相似,时间就是如此的平静,静悄悄地绕过你,涌向前方,从不为任何人而停留。

妈妈谈起往事总是怀念的角色,仿佛是外婆那一本厚厚的古老而破旧的相册,弥漫着往事的味道。外婆总是一遍又一遍地打开相册,看着那些照片微笑或伤怀。妈妈说这些照片是外婆的珍藏,记录着三代人的成长。或许是吧,我从不知道年轻的外婆是美丽的,没有满脸的皱纹,没有满头的银丝,有的是和妈妈一般黑缎似的长发,少女青涩的微笑。那样的一个少女在照片中或茫然或明媚,然后出现了妈妈少时稚嫩可爱的样子,少女的青春的妈妈。接着是我,在照片中笑得很是灿烂。时间仿佛在这一刹那凝固了,静得可以听到遥远的前方传来的回响,悦耳而动听。仿佛是一个永不停止的轮回,包裹在外婆、妈妈、我的周围,美丽在消逝,美丽也依然在延续。时光把美丽沉淀,氤氲成一种意味深长。外婆的脸上没有青春的影子,却另有一种安定与祥和,没有后悔只有回忆。照片定格了美丽,时光的回声却把另一种沧桑的美投射到外婆的脸上,也绵延在我的生命里,没有遗憾。

在轮回的这边,我看着时间从我的身边淌过,从过去传来遥远的回声。感受生命之河的流动,美丽将消逝也将延续,我张开双臂,沉浸在回声的乐音中,相信我的生命里不会有遗憾,美丽而美好。

【第4篇】

回声,一个美妙而神秘的词,远离城市的浮华与喧嚣,完抽风症状应急如何做美的凝聚着的动与静。它可能是大草原上头枕青草、面朝蓝天最豪迈的表达方式,它也可能是深山中像山那样思考后最稳健的回答。它总是让人们联想到张开双臂从心底最深处发出的声音,是那么的悠长旷远。但在我心里,回声是安静的,它似乎只属于我心中的世外桃源--乌镇。

水乡是静的,水乡的人也是静的,何来回声?不错,在这个充满温情和水的小镇里,回声不是用耳朵去聆听的,而是需要用心去捕捉的。
 木刻的对联、生锈的铁环、斑驳的外墙,这是乌镇每一座建筑共有的外貌。轻轻推开古旧的木门,“咯--吱”一声沉重的声响打破了原本的宁静,空荡的天井上空回旋着那声小镇独有的回声。

穿过天井,打开紧闭了一夜的雕花门,阳光毫无顾忌的照进来,穿过雕花门的空隙,将斑点投射在墙上,像洇开在纸上的水迹,不一会儿屋内便是一片浮光掠影、灿烂辉煌。听到了吗,阳光俏皮的笑声,在宽敞的屋内回响,充满生机,久久不愿离去。
 走到第二进院子,爬上靠在墙边的梯子,坐在屋顶,身旁是一群在此安家落户的鸽子。每天的清早与傍晚,可以听到阵阵鸽哨,这大概是小镇最响亮的声音了吧,清晰的回声还显示了这儿人与的和谐,更是弥足珍贵。

走出后门,通常是一条窄窄的小巷,青石板铺成的路,最原始的墙,墙角边还有一团团绿得耀眼绿得迷人的苔藓。漫步在这湿湿的石板路上,指尖划过凹凸不平的老墙,闭上眼睛,漫无目的地向前彳亍着。此刻,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哪怕它是那么的轻微、平缓。与此同时,耳畔飘来了一阵渺远的江南丝竹声,马致远的小桥、流水、人家,戴望舒的雨巷、纸伞、姑娘,一一道来,令人如痴如醉。代古墙到了尽头,才忽然惊觉,方才只是心底的回升,是小镇带来的最真切、最古朴的感受的声音。

还有那乌篷船咿咿呀呀的回升,河水轻轻流动的回声,酒坊中熬制三白酒的回声,蓝印花布抛向天空落回竹竿的回升,甚至茅盾在林家铺子中留下的回声,都能清晰地听见、用心听见……

在这样一个人文山水地,小镇是静的,心是静的,回声也是静的……

【第5篇】

无论走得多远,曾经生活在大山里的人,心底深处总有一个宁静之处,在烦了累了之后,可以在那里让自己休憩一下,静静地聆听来自时光的回声……

南京癫痫哪家医院效果好“啊――啊――”,这是从小就喜欢玩的游戏,站在高高的山上,向对面的山峰大声呼喊,然后,山那边也传来同样的回声。小们最喜欢呼唤的是同伴的名字,山那边传来的回声也是那个名字。但由于发音的不同,每个人的名字的回声有清晰和不清晰,然后引起的就是一阵阵的欢笑声。小时候的生活条件窘迫,但是孩子们与自然的接触却是频繁。除了听回声,还有采采花,摘摘野果,去溪水里洗澡,拎着火�泻婵居衩琢:屯炼梗�那样的日子从来不单调。就是到了现在,面对着各式各样先进的设备,却再也找不到那种质朴自然,色彩斑斓而又回味无穷的感觉了。

哪怕就是偶尔的顽皮,也是记忆犹新。那一天,小伙伴们不在一起玩了,于是一个人就哼着“马兰开花二十一”的调子跳起了石坎。石坎是石头堆砌而成,相对有高度不说,石头也都是没怎么打磨的,而且也不是特别牢固。路过的樟树花老人忙不迭地来阻止,就怕我摔伤了。可我跳得正起劲呢,就口不择言地回过去一句话:“没事的,你这老骨头走开!”老人就不高兴了,三步两步就去了我家“告状”。一会儿,老妈就拿着竹枝过来了,一把扯着我就是一顿打,嘴里还数落:“人小嘴巴老,叫你会骂‘老骨头’!下次再骂,打断你的腿!”这样的“教育”是野蛮的,也是很见效的。后来凡是不听大人话的,不尊敬长辈的,只要有人在老妈面前一说,那我的一顿“竹笋炒肉”肯定免不了。打骂得多了,自然也就记住了,直到现在,尊敬长辈也几乎成了习惯。就连看见有人不敬长辈,心里便觉得万分别扭,可见习惯的根深蒂固。也因此即便是后来当了教书匠,对于“专家”们提出的教育言论,也很是无法理解,总觉得光说不“练”,对于那些如小时候的我般顽劣的小儿,实在是隔靴搔痒,无用之极。

那一天,当背着旧书包的初中生――我哼着学校里语文教的歌,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时候,那一个熟悉的拐弯处突然走出了两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年轻小伙子,他们指着我哈哈大笑,说着好听的普通话:“看,这就是山窝里飞出的金凤凰!”我莫名其妙,他们却笑着扬长而去。山里的生活是自然的,却也是神秘的。有时候生活里的一个小细节,我们都会以为是来自命运的暗示,这一次我也是这样感觉。于是我恍然大悟:原来我是必须走出大山的,我必须为此努力!

月下,灯前,读着泰戈尔的“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往事的回声幽幽响起,仿佛当年山峰的回应,在这静谧的夜晚尤其清晰。似乎在轻轻提醒我:勿忘初心!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srup.com  三月原创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