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原创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魔鬼提出不光彩的建议魔山

来源:三月原创文学网   时间: 2019-09-11

过了一会,他失去知觉。他的表三点半时,被左面玻璃墙后面的谈话声吵醒了。克罗科夫斯基大夫在查病房――这回他没有和顾问大夫在一起――他同这对不懂礼仪的夫妻说俄国话,问那位丈夫身体如何,还 查看他的体表。不过他继续往前走时并不经过台间,而是绕过汉斯・卡斯托尔普住的一带地方,然后又折回走廊,推开房门进入约阿希姆的房间。汉斯・卡斯托尔普看到他兜了这么一个大圈子,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心中闷闷不乐,尽避汉斯压根儿不希望跟克罗科夫斯基打道。当然,他是健康人,他不是病员的一分子――他想起这儿山上往往有这种情形:享有健康福份的人往往无人理睬,无人过问,这使年轻的卡斯托尔普不免有点儿怏怏不乐。

克罗科夫斯基大夫在约阿希姆那儿待了两三分钟后,又沿一排台向前走去。汉斯・卡斯托尔普听到他表哥说,现在该起身了,可以准备吃茶点了。

“好,”汉斯说罢就起身。可是躺的时间太久,他感到头昏目眩。他睡得迷迷糊糊,很不畅快,因此脸上又隐隐发起烧来,身体有寒凛凛的感觉,也许他睡时盖得不够暖。

他洗洗眼睛洗洗手,理理头发和衣服,便在走廊上和约阿希姆碰头。“你听到阿尔宾先生的事吗?”当他们下楼时,汉斯问。“当然听到过,”约阿希姆说。“这人应当管束一下。他喋喋不休,妨害了大伙儿午休时的安静,太太们也被他搞得心惊肉跳,好几个星期不能复元。他是一个不听管教的人。可是谁愿意出面责备他呢?何况许多人对他这番言论还 引以为乐哩。”

汉斯・卡斯托尔普问:“你认为他是不是说得到,做得到?用他自己的话,‘干起来很顺手,一颗子弹就了结’。”

“唉,”约阿希姆答道,“并不是完全不可能。这儿山上确实发生过这种事。我来这儿两个月前,一个长住在这里的学生在一次全身检查后,在树林里上吊了。我刚来时,人们还 在纷纷谈论这件事哩。”

汉斯・卡斯托尔普打个呵欠。他听了有些激动。

“啊,我住在你们这儿不大舒服,”他说。“我挺不自在。我怕自己再也待不下去,我得走了。你会怪我吗?”

“你要走?你怎么啦?”约阿希姆嚷道。“真是说。你到这儿才一天,怎么可以下结论呢?”

“天哪,还 只是第一天吗?我感到已经很久了,在山上跟你们一起已经很久了。”

“在时间方面你别再想入非非了,”约阿希姆说。“今儿早晨你真把我搞得稀里糊涂。”

“别担心,这一切我都忘了,”汉斯・卡斯托尔普抢白说。“一连串问题都忘了。现在我头脑一点也不清醒,这已经过去了……现在该喝茶了吧。”

“唔,喝过茶后,咱们再走到今儿早上那条长椅上去坐坐。”“那当然行。不过咱们最好别再碰见塞塔姆布里尼了。我今天不想再聆听高雅的议论,我预先声明。”

餐厅里,侍者端来了此时此地可以办到的各色饮料。鲁宾森小姐又在喝她深红色的玫瑰花茶,而她的侄孙女却在舀酸牛。另外也供应牛、浓茶、咖啡和巧克力,甚至还 有肉汤。就餐的人们在丰盛的午餐后已休息过两小时,此刻竟又急急忙忙在大块葡萄干蛋糕上涂起白脱油来。

汉斯・卡斯托尔普选择的是浓茶,并且把干面包片浸在里面,另外也尝些果酱。葡萄干蛋糕他仔细看了看,可是吃呢,他却一点胃口都没有。他又一次坐在那摆着七张桌子、陈设简单而拱顶华丽多彩的餐厅里,坐的仍是原来的位置――这回已是第四次了。过一会到七点钟时,他又将第五次坐在那边,这次该是用晚餐了。在这短而无聊的时间内,他们又一直漫步到悬崖小溪旁的那条长椅边,这时山路上病人熙熙攘攘,表兄弟俩不得不向他们频频致意,然后他们又在台上无所事事地匆匆躺了一小时半。汉斯・卡斯托尔普冷得直哆嗦。

晚餐之前他认真地打扮了一下,然后坐在鲁宾森小姐和女教师中间用膳:喝肉汁菜丝汤,吃烤肉、烧肉和配菜,两块嵌有各色食物的圆形大蛋糕,其中有蛋白杏仁饼、白脱油、巧克力、果酱和蛋白杏仁,而且还 有优质酪及麦粗面包。他像以前一样要了一瓶库尔穆巴赫啤酒,不过他用高脚杯喝了半杯时,他恨不得自己一头栽倒在上。他头脑里嗡嗡作响,眼皮像铅块那样沉重,心房跳得像击小蹦一样,同时又自寻烦恼地凭空想象出一幅情景:漂亮的玛鲁莎俯着身子,用那只戴小红宝石戒指的手捂住了脸,嘲弄地笑他,虽然他尽力控制自己不让别人钻到取笑的空子。他从远处听到斯特尔夫人在高谈阔论。在他听来,她简直话连篇,以致使他惝恍迷离地怀疑起来:究竟是他没有听真切呢,还 是斯特尔夫人的话一钻入他的脑际后就变成废话。她声称自己能调制出二十八种鱼用酱汁,这点她敢人格担保,尽避她丈夫告诫她别说这样的话。“别这样说吧!”他曾这样讲过。“没有人会相信你的。要是有人相信,他们也会笑你!”然而症状性癫痫发作如何治疗她今天还 是说了,而且公开声称自己能调制二十八种鱼用酱汁。可怜的汉斯・卡斯托尔普觉得这些话筒直耸人听闻,他怔住了。他用手抓着前额,完全忘记自己嘴里的一块涂有柴郡英国郡名。干酪的麦粗面包尚未嚼完吞下。他离席时,嘴里还 含着这块面包。

就餐的人们通过左面的玻璃门出去,也就是从那扇经常砰砰作声的该死的玻璃门出去,它一直通往前厅。几乎所有客人都走这条路,因为事实上在晚餐以后的时间内,客厅和隔壁几间文娱室无疑形成了人们的聚会之所。大多数病人三两成群,在周围聊天。在两只张开的绿色折叠桌上,人们在玩牌,一张桌上在玩多米诺骨牌,另一张在玩桥牌;玩牌的都是年轻人,阿尔宾先生和黑尔米内・克莱费尔特也在其中。第一间文娱室里还 有光学方面的玩意儿:一只立体窥视镜箱,从镜头上可以看到里面展出的一些照片,例如可以望见一个表情呆板、脸无血色的威尼斯平底船船夫。另外还 有一个望远镜式的万花筒,只要把眼睛贴近镜片,轻轻转动手轮,就能显示出五光十色的星状图案和阿拉伯式的花纹,绚丽夺目,变幻无常。最后还 有一个能转动的圆筒,上面放有一卷电影胶片,从侧面窗口望去,可以看到一个磨坊主在殴打扫烟囱的人,有一个老师在惩罚孩子,还 有一个人在蹦蹦地跳绳,一对农民夫妇在跳“雷恩特勒”舞是八分之三拍或四分之三拍的一种圆舞……汉斯・卡斯托尔普把冷冰冰的双手放在膝上,在每种玩意儿上看了好些时候。他在玩桥牌的台子上也消磨了好一会儿;那里,病入膏肓的阿尔宾先生也在玩牌。他嘴角下垂,一举一动显得玩世不恭。克罗科夫斯基大夫坐在一个角落里,正在和一群女人兴致勃勃、热情亲切地谈话,她们把他围成一个半圆形,其中有斯特尔夫人、伊尔蒂斯夫人和莱费小姐。“上等”俄国人餐桌上的人们已退入隔壁一间娱乐室里,那儿也形成一伙小圈子。有一条门帘把这间文娱室同玩牌室隔开。除了肖夏太太外,尚有一位懒散、拖沓、蓄有金褐色子的绅士,他胸腔凹陷,眼珠突出。再有一个黝黑的姑,神态滑稽,别有一种风韵,耳朵上戴一副金环,茸般的头发乱蓬蓬的。在他们的小圈子里,还 有一位就是布卢门科尔博士,此外还 有两个肩膀下垂的青年。肖夏太太穿的是一件花边白领口的蓝衣服,她坐在小室后部圆桌后面的沙发上,正好在这伙人的中心,她的脸朝向玩牌室。汉斯・卡斯托尔普不无反感地端详着这个不懂礼仪的女人,心里想:“她使我想起了什么,可是究竟什么,我可说不上来。”

这时有个三十岁左右脑袋光秃秃的颀长男子在一架棕色的小爸琴前坐下,连奏三遍《仲夏夜之梦》系十九世纪德国著名作曲家门德尔松(FelixMendelssohn,1809―1847)的作品。里的婚礼进行曲。有些女人叫他再弹一次,于是他深情而默默无言地依次凝视着每个女人,然后又第四遍奏起这支清音妙曲来。

“工程师,我可以打听一下您的健康状况吗?”塞塔姆布里尼问。他两手插在裤袋里,在这群游客之间逛来逛去,现在朝汉斯・卡斯托尔普方向走来。他始终穿着那件粗绒布衣和浅色方格条纹裤,说话时笑盈盈的,嘴巴弯成优美的轮廓,嘴角又带着嘲讽的表情,嘴上黑黑的小子依然翘着。汉斯・卡斯托尔普一见到这副神态,头脑又豁然开朗。他呆呆地瞅着这位意大利人,嘴角松弛,眼里也充着血。

“啊,原来是您!”他说,“原来您就是我们早上散步时在山上长椅边……小溪旁遇到的那位先生。当然,我一下子认出你来了。您相信吗,”他继续说,尽避他意识到这样说是不得体的,“一眼看来,当时我还 以为您是一位奏手摇风琴的乐师呢……这当然纯是瞎猜,”他又添上一句,因为他看出塞塔姆布里尼的眼睛流露出一种冷冰冰的探索的表情。“总之,我是个大傻瓜!我一点儿也不理解,我居然会……”

“别挂在心上,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塞塔姆布里尼凝神看了青年人一眼,接腔说。“今天是您上这块乐土的第一天。这一天的日子您是怎么过的?”

“多谢,日子过得规规矩矩,”汉斯・卡斯托尔普答道。“用您说的那个字眼打个比方,主要是‘卧式’。”

塞塔姆布里尼微微一笑。“我偶尔也可能用这个字眼的,”他说。“哎,您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还 有趣吗?”

“有趣也好,枯燥也好,随您怎么说都行,”汉斯・卡斯托尔普回答。“您知道,这种事有时很难下结论。我一点也没有感到枯燥无味――你们这儿山上的生活到底还 是挺活跃的。有许多东西都是那么新奇,都是那么值得听,值得看……可是另一方面,我又觉得自己来这儿不是仅仅一天,而是好长一段时间了。说得干脆些,上这儿后我仿佛变得老成些、聪明些了,这就是我的感受。”“也变得更聪明些了?”塞塔姆布里尼说时,扬起了眉。“恕我问您一句话,您多大岁数了?”

嘿,汉斯・卡斯托尔普居然答不上来!当时他想不出自己究竟几岁,哪怕他苦苦思索。为了争取时间,他把对方提的问题重说一遍,接着说:

“我……我多大岁数了?我当然是二十四岁。我快二十四岁了。请原谅,我疲劳了!”他说。“我的情况,用疲癫痫病的轻微症状是什么劳这个字眼还 远远不足以说明问题。有时您知道自己在做梦,一心想醒可又醒不过来,这种滋味您可曾尝到过?现在我就有这种感觉。我准在发烧,否则就根本没法解释。您相信吗,我现在的脚冷冰冰的,一直冷到膝盖上?要是可以这么说,那么膝盖就不再是脚了――请原谅我,我心里简直乱得一糟!不过,只要您一清早就领教过……领教过气胸的嘘嘘声,以后再听过阿尔宾先生的一席谈话,还 加上什么‘卧式位置’之类,那么说到底也就不足为奇。您倒想想,我简直再也不相信自己的五官了,这比脸上发热、两脚冰冷更加难受。请老实告诉我:斯特尔夫人说她能调制二十八种鱼用酱汁,您认为有可能吗?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她实际上是否办得到――这毫无疑问是办不到的――而是说刚才在餐桌上她究竟有没有讲过这些话,或者这些话都是我凭空想出来的。我想知道的就是这些。”

塞塔姆布里尼瞅着他,似乎没有在听。他的眼睛又凝神呆呆注视他,像今天早上那样连说三声“是,是,是”和“瞧,瞧,瞧”时的情况,揶揄的语调中带有深思熟虑的意味,发S的时候用清音。“您说二十四种?”他问。

“不,二十八种!”汉斯・卡斯托尔普说。“二十八种鱼用酱汁!这不是一般的酱汁,而是特别的鱼用酱汁,叫人听了简直发直竖。”“工程师!”塞塔姆布里尼怒气冲冲地带着教训的口吻说。“振作起来,不要再说这些乌七八糟的废话了!您说的这个我一点也不了解,也不想去了解。您不是说您二十四岁吗?如果您愿意,请允许我再提一个问题或一个仅供参考的建议。既然您住在这儿看不出什么好处,既然您的身体和心灵――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都不适应这儿的环境,那么我看您还 是放弃在这里养老的打算吧!一句话,我看您还 是今夜打起背包,明儿按照行车时刻表乘快车溜之大吉吧!”

“您意思是说我该离开这儿?”汉斯・卡斯托尔普问。“我刚到这里就动身?不!到这儿才一天,怎么就能作出判断呢?”他一面说,一面无意间向邻室瞥一眼,正面看到了肖夏太太。他看到她细细的眼睛和高高的颧骨。“她究竟使我想起了什么,想起了谁呢?”他暗自思忖。可是尽避他努力思索,疲倦的头脑还 是找不到一个答案。

“当然,要叫我惯你们这儿的水土并不那么容易,”他接下去说,“不过我还 要等着瞧。要是仅仅因为开头两三天头脑有些混乱或身体有些热度,就马上失去勇气一走了事,我会害臊的,我会感到自己简直是个胆小表。何况这又违反理,这个您不是说过吗……”

他突然说得激昂起来,肩膀兴奋地动。他似乎要意大利人正式撤回他的建议。

“我尊重理,”塞塔姆布里尼回答,“我也尊重勇气。您说的话听来很有道理。用充分的理由来驳倒您,是不容易的。我确实也看到过某些人后来非常惯于这儿水土的例子,去年那个克奈弗小姐就是这样。她全名是奥蒂丽・克奈弗,是一位名门闺秀,父亲是政府高级官员。她在这儿住上一年半,对山上生活非常满意,因此当她完全恢复健康时――有时,山上也偶尔有几个人恢复健康――她也无论如何舍不得离开。她真心诚意恳求顾问大夫让她住下去,她不能也不愿回家;这里就是她的家,她在这里感到幸福。可是新病人蜂拥而来,需要她腾出房间,因此她白白恳求了一番,院里硬要她以健康人的身份离开。于是奥蒂丽发起高烧来,她让自己的体曲线急剧上升。不过有人揭穿她的把戏,同时把她的那支‘哑护士’拿走,换上普通的体表。您还 不知道‘哑护士’是什么名堂呢。这是一种没有刻度的体表,大夫按照一定的尺度去量,能自动记下度曲线。先生,奥蒂丽的体只有三十六度九,她可没有发烧。于是她到湖里去洗澡,这时是五月初,夜间还 有霜呢。湖水还 没有冷到结冰的程度,水正好在零上几度。她在水里泡了好一会,希望得上这种或那种疾病,但结果呢?她没有病,而且一直很健康。她带着痛苦和绝望的心情离开,父母对她说的安慰话,她都听不进。‘下山后我怎么办呢?’她几次三番这样叫嚷。‘这就是我的家!’以后的情况如何,我不得而知……不过工程师,您似乎没有在听我的话吧?如果我没有搞错,你撑着两条腿站着看来很费力呢!少尉,您的表弟在这儿呢!”这时他转向刚走来的约阿希姆。“您带他上睡吧!他把理和勇气合而为一,不过今儿晚上他稍稍有些虚弱。”“不,说真的,您说的我全明白!”汉斯・卡斯托尔普斩钉截铁地说。“所谓‘哑护士’,不过是没有刻度的一支水银柱罢了。您瞧,我已完全领会了!”说到这里,他和约阿希姆及其他几个病人一起登上电梯。今天的聚会到此结束,人们向四处散开,纷纷到休息室和凉廊里去作晚间的静卧疗法。汉斯・卡斯托尔普走进约阿希姆的房间。当他经过时,走廊上铺着椰子皮席毯的地面在他脚下一起一伏,但他并无不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舒服之感。他在约阿希姆那把有花纹的大卧椅上坐下,他自己房里也有这么一把椅子。他开始起马丽亚・曼契尼雪茄烟来。它的味儿像胶水,像煤炭,也像其他别的什么,完全失去原来的香味。即使如此,他还 是继续吸着,同时眼睁睁地看约阿希姆如何做他的静卧疗法:先穿上室内短褂,再穿上旧大衣,然后拿起夜灯和俄文初级读本,走到台上。他把灯燃亮后,就在卧椅上躺下,嘴里衔一支体表,开始把披在椅子上两条大的驼毯子极其灵活而熟练地裹在自己身上。看到约阿希姆干得这么麻利,汉斯・卡斯托尔普不由真心实意地感到钦佩。约阿希姆把毯子一一盖上,先从左面一直拉到肩头,再在下面裹住两脚,然后从右面盖上去,最后就形成一个极其匀称而光洁的“小包裹”,只有脑袋、肩膀和胳膊露在外面。“你干起这个来真有一手!”汉斯・卡斯托尔普说。

“这是熟能生巧,”约阿希姆回答,说时把体表在牙缝里咬紧。“你也应当学会这个。明天我一定给你搞几条毯子来,以后你下山时也可以用。我们在山上是必不可少的,特别在你没有睡袋的时候。”

“夜里我可不愿睡在台上,”汉斯・卡斯托尔普说。“这个我不干,我可以干脆告诉你。这样做多怪呢。无论什么都有它的限度。我某些地方终究得和你们划一条界线,因为我是来山上作客的。我要在这儿坐一下,像往常那样一支雪茄烟。它的味儿真糟,可我知道它的质地很好,今天我该满足了。现在快九点钟了,可惜九点还 不到。如果已到九点半钟,那么可能来不及舒舒泰泰地上了。”

这时他感到冷入骨髓,寒意一阵紧接着一阵。汉斯・卡斯托尔普一跃而起,往墙上挂寒暑表的方向跑去,像去捉拿现行犯。按照列氏度计算,室是九度。他摸摸暖气管,发觉它冷冷的,关着。他喃喃地说些不连贯的话,大意是即使在八月天,不用暖气也真岂有此理;问题不在于日历上写的是什么月份,关键在于天气的冷暖。此刻天气冷得使他像一只狗那样直哆嗦。然而他的脸却是火辣辣的。他坐下后又站起身来,嘟哝着要拿约阿希姆的被子,拿来后就坐在椅上,把被子裹住下身。他就这样坐着,一阵热一阵冷;雪茄烟的味儿令人厌恶,他心里十分难受。他感到苦不堪言,这样糟的生活他似乎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真是活受罪!”他喃喃地说。但这时一种荒唐而又奇特的喜悦与期望突然涌上他的心头,他体会到这种滋味后,依旧呆呆地坐在那边,等待这种感觉能重新在心头萌起。可是这种感觉不再来了,他感到的只是苦恼而已。他终于站起来,把约阿希姆的被子往头一扔,歪起嘴来含含糊糊地说些“晚安”、“别受凉”、“吃早点时你再来叫我”之类的话,然后踉踉跄跄地经过走廊走回自己的房间。

衣服时他哼着歌儿,但并不是因为心情欢畅。他机械而漫不经心地做完了晚间梳洗的一些小动作和文明人应做的各种例行手续,从旅行用的小瓶里倒出粉红色的漱口水,小心翼翼地漱口,再用优质柔润的紫罗兰香皂洗手,然后穿上细薄棉布的长衬衫,在衬衫胸口的袋上绣有H.C.即汉斯・卡斯托尔普(HansCastorp)开头两个字母的缩写。两个字母。接着他躺下把灯熄了,他热烘的、思绪纷乱的脑袋一下子倒在那美国女人临死时睡过的枕头上。

他本来满以为一倒下就能沉沉入睡,但事实证明他是错了。他的眼皮本来不大张得开,现在却一点不想闭拢;一当他想闭上,它就不安地颤动,并且张了开来。他暗暗想:他平时睡的时间还 没有到,何况白天里睡得又太久。外面响起了击拍地毯的声音,这却是不大可能的,而实际上也根本没有这回事。事实表明这是他的心房在跳,跳动声连身外远远的地方都能听到,仿佛外边有人用柳条做的击拍工具在拍打地毯。

房间里还 没有全黑下来,外面屋子的灯光,以及约阿希姆和“下等俄国人”餐桌上那对夫妻房里的灯光,从敞开的台门透射进来。当汉斯・卡斯托尔普贴背躺在上眨巴着眼睛时,白天里的某些印象――也就是他观察的心得――突然又浮现在他的脑际,他怀着恐惧和微妙的心情想把它立刻忘个干净。这是当他同约阿希姆谈到玛鲁莎和她的身体特征时约阿希姆脸上流露的表情:约阿希姆的脸相古怪而苦恼地走了样,黝黑的面颊刷的一下变白了,显出点点雀斑。这是怎么一回事,汉斯・卡斯托尔普心里明白,而且也看得很透;他对这事有一番新异、深入而敏锐的洞察力,以致外面柳条击拍地毯的声音,无论在速度和强度上都加快一倍,几乎把下面高地上传来的小夜曲声淹没了。山下那个旅馆这时又在开音乐会。一曲节奏均匀、调门陈腐的歌剧在昏暗的暮色中传来,汉斯・卡斯托尔普吹起口哨悄声应和着(人们甚至能悄声吹口哨),而且用盖在绒被下面两只冰冷的脚打拍子。

这当然是不马上入睡的好西安看癫痫去哪个医院办法。此刻汉斯・卡斯托尔普一点也没有睡意。自从他明确而深刻地懂得约阿希姆蓦然变色的原因以来,他感到整个世界都变了样,刚才那种荒唐的喜悦与期望又一次在他的内心深处触发。此外他还 在期待些什么,也不问自己这究竟是什么。当他听到左右两边的邻人都已结束晚间的静卧疗法回到房里,用室内的“卧式”姿态代替室外的“卧式”姿态时,他表达出这样一种信心:这对野蛮的俄国夫妇今夜该平静无事了吧。“我可以安安稳稳睡一觉了,”他想。今夜他们总该太太平平的,这是我求之不得的事!然而他们并没有保持安静,汉斯・卡斯托尔普对此也不抱多大信心。老实说,即使他们悄无声息,汉斯・卡斯托尔普本人也懂不了什么。纵然如此,他对听到的一切还 是惊愕不已,而且从内心迸发出依稀可闻的叫唤声。“真是闻所未闻!”他悄声自语。“简直混账透顶!谁会相信这是可能的呢?”在汉斯的嘴唇悄悄发出声音的当儿,山下又不住地阵阵传来陈腐的歌剧曲调。

后来他终于��入睡。但一睡着就梦魂颠倒,梦境比第一夜的还 要混乱。他常常被这些恶梦惊醒,或者苦苦追寻梦里茫无头绪的意境。他梦中似乎见到顾问大夫贝伦斯屈着腿,两只胳膊直挺悬垂在身子前面,在花园的小径上踯躅。他那跨度大而令人似乎感到沮丧的脚步,与远处的进行曲合拍。当顾问大夫在汉斯・卡斯托尔普面前站停时,汉斯看到对方戴一副镜片又厚又圆的眼镜,嘴里扯一通。“当然不是一个军人,”贝伦斯说,同时也不征求对方同意,用他巨手的中指和食指把汉斯・卡斯托尔普的眼皮往下翻。“我一眼就看出,您是位可敬的文人。不过也并非没有才能。抖擞起神来时,才能可不小哩!别吝惜您的光,就在这儿山上跟我们待上短短一年,快快活活地干上一年吧!嗨,嗨,各位先生!出去散散步吧!”他一面大声说,一面把两只其大无比的指头伸到嘴里,吹起古怪而响亮的口哨来。口哨一响,女教师和鲁宾森小姐就从不同方向由空中飞来,她们的身体比实际要小,飞来后就停落在贝伦斯左右两边的肩胛上,正像她们在餐厅时坐在汉斯・卡斯托尔普左右一样。于是顾问大夫一跳一蹦地走了,还 用一块餐巾放到眼镜后面去揩眼睛,人们不知道他要拭干的究竟是汗水还 是眼泪。

接着,做梦的人发现自己在学校的园子里,多年来,他曾在那儿度过许多课余时间。当时肖夏太太也在场,他正想问她借一支铅笔。她给他一支半长的用银白色笔套套着的红铅笔,同时用沙嗄而悦耳的声音告诫他:课后一定得还 给她。当她用高颧骨上细小的蓝灰色眼睛端详他时,他猛然从梦中挣脱出来,因为现在他终于弄清楚――而且想把这个紧紧抓住――肖夏太太使他回想起的究竟是什么事和什么人,而这种回忆又是那么栩栩如生。他急于把刚才这幕经历铭记在心,这样到明天也忘不了。他感到睡魔和梦魇又一次缠住了他。梦里,克罗科夫斯基大夫死盯住他,要替他作心理分析,他非立刻逃之夭夭不可,因为汉斯・卡斯托尔普对这种心理分析委实恐惧万分。他跌跌撞撞地逃走,想避开大夫的纠缠,经过玻璃隔墙,穿过台间,冒着生命危险跳到花园里;在他走投无路的当儿,竟爬到赤褐色的旗杆上,当追逐者一把抓住他的裤脚时,他冷汗直淋地惊醒了。他惊魂方定,却又昏昏入睡。不过他做梦的内容又变了样:塞塔姆布里尼站在他前面微笑,汉斯却尽力想用肩膀把他从站的地方推开。那人笑得很狡黠,冷冰冰地带着嘲讽的神气,嘴上是一抹翘得怪漂亮的小子。正是这种笑容,使汉斯・卡斯托尔普感到难堪。“您真讨厌!”他清楚地听到自己说。“走开!您只是一个奏手摇风琴的,可您在这儿找麻烦!”可是塞塔姆布里尼只是站在原处不动,而汉斯・卡斯托尔普也仍然站着,心中在盘算做些什么才好。出乎他意料之外,这时他有机会深入探究一下时间的实质,结果发现,它不过是一个“哑护士”而已,也就是有些人用来欺诈的那种没有刻度的水银度表。他醒来时,打算明天一定把这个发现说给表哥约阿希姆听听。

这一夜就在惊险的梦魂和新奇的发现中过去了。黑尔米内・克莱费尔特、阿尔宾先生和米克洛西希上尉在他的梦里扮演着乱七八糟的角色。这位米克洛西希在盛怒下把斯特尔夫人轰走,而他自己却被帕拉范特检察官用长矛刺穿身体。其中有几个梦,汉斯・卡斯托尔普在这一夜甚至做了两次,情节完全相同,做第二次时已快拂晓了。他坐在有七张桌子的餐厅里,在砰砰几声巨响下,厅里的玻璃门开了,肖夏太太走了进来,身穿一件白色线衫,一只手插在袋里,另一只手托住后脑勺。但这个没有教养的儿们这回不坐到上等俄国人餐桌上去,而是悄悄坐到汉斯・卡斯托尔普身边,同时默默伸出手来,让汉斯去吻。不过她伸出的不是手背,而是手心。于是汉斯・卡斯托尔普吻起她的手来:这是一只不很娇嫩、手背宽阔而指头很短的手,指甲旁的皮肤相当粗糙。这时,一股近乎粗犷的甜蜜的暖流又流过他的全身。以前,当他企图摆脱人世间荣誉的羁绊、一心想享受羞辱的无限益处时,他曾尝到过这种滋味。现在在梦境中,他又一次体验到它,而且滋味强烈得多。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srup.com  三月原创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