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原创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中班教师开学随笔:蒹葭苍苍,洛水汤汤

来源:三月原创文学网   时间: 2019-10-12

  蒹葭苍苍细风,洛水清波浅漾。

  谁的指尖沾染了浅浅沉吟意味,寸寸抚过小巧雅致的银匣,携着不可多得的如水温柔。曹植燃起“蒹葭引”,那香气如酒清冽,宛如往复缠绕的迷梦,足以使人三魂七魄皆缱绻沉醉,不问归路。

  年命如朝露,如刹那烟花般流光溢彩后,终是难逃葬于世事冷灰的宿命。

  薄雾流转,曹植寻着记忆的细水悠悠上溯,孤棹漾开清波,荡碎了如血霞光,宛如伊人朱泪。漫流的胭脂色自笔下晕染开来,好似天际浮云翩飞。

  “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说神女之事,遂作斯赋,其词曰……”

  洛水汤汤,云萦烟缭。十里繁华长街,往来人声熙攘不绝。

  他那日饮酒微醉,身形虚浮地信步游览,不经意间与她擦肩而过。

  玉音清越,他闻声低眸,被地上冰碧的玉簪勾去了魂,他附身轻轻拈起,恍然回眸凝望。

  一女子云袖凝雪,步生凌波,惊鸿翩若,暗香摇曳,一步踏尽蒹葭雪。

  曹植的心弦被柔柔地触动,泛起温柔空灵的琴音。他遥遥地跟着那女子,从人潮如烟的长街直到一隅静谧巷陌,望着女子步入那扇门。

  他端正好衣襟,轻叩流转着光晕的朱门,唇角漫开几分笑意。

  门从里面缓缓地开启,女子眸中有一丝惊奇,待留意到他指间那支玉簪时,双颊晕染开一抹浅红,与天际挥洒开来的朱砂相辉相映。

  她将他请进了庭院,奉一盏茶以表谢意。细风温润,翩跹过她鬓边绿云,清霜皓腕。

  她从屋内抱出一张桐木琴,眸中蕴藏盈盈春水,浅笑道:“今日春光秀丽,得以在陌上邂逅如玉公子,实是今生之缘。甄宓愿为公子献曲一首。”

  女子纤纤抬素手,曲调如流金小山般层叠明灭,又如胧月兰露般飘渺幽远。

  曹植凝眸望她衣袂纷扬胜雪,不禁低吟:“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歌声泠泠似风摇玉佩,又如梧桐细雨,凝着化不开的百结柔情。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曹植一袭青衫,一番风流才子做派,细腻眉眼透着青涩,双眸幽深而温柔,自唇角泛开的浅笑莫名使她慌乱。

  “姑娘娴静淑雅,安详静穆,想必是洛水仙子的化身。”

  茶烟轻扬,与她身周香气交织着飘进曹植的心扉。那香清冽淡雅,总令曹植想起河畔那茫茫如烟的蒹葭,以及洛水绵绵千年的柔波。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时至深秋,洛川飞絮蒙蒙,水调柔婉如玉碎般清越。青峦染黛柳如烟,日暮千里寒水茫茫,微风拂落乱红似丝雨。

  他与她执手相约,若有闲暇良辰,便于洛水之畔共赏美景。

  人约黄昏后,曹植在水畔搭起檀木桌,指腹悠然地抚平如雪白宣,笔尖点墨轻蘸,站在甄宓身后,执着她的手,在一片雪色上勾勒出几缕墨痕。

  墨色浅淡,悠悠流淌,绘的正是苍苍蒹葭,汤汤洛水。

  “古人诗最是婉丽情深,使人难以忘却。《蒹葭》素来为我所喜爱,今日题在这画上也是应景的。”曹植略一沉吟,弯眸笑道,“甄姑娘容颜倾国,像洛水神女般气质出尘,怕是诗中那伊人与姑娘相比,也要逊色三分。”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他轻舞墨笔,笑着吟诵道,鼻息温润,染着写淡若烟水的柔情,在她桃花般秀丽的侧颊旁悄悄萦绕。

  那字迹清瘦,笔锋流畅地舒展开来,雅致中隐约透露着潇洒气度,正写到“所谓伊人”一句,笔杆却被甄宓握住,突兀地停顿了下来。

  甄宓的黛眉轻轻蹙起:“伊人宛在水中央,此美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为尘世所缚,空余悲叹而已。”

  “放心,我们定然会长相守,植誓不与你一水相隔。”

  泛黄暮光仿佛在和着洛水的绵软调子,吟着水磨清歌,在甄宓衡水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的面容上漫流,衬得她容颜如玉雕般明净,却也难掩她眉眼间落寞神色:“子建,你说……纷争乱世,何时才得以归于沉寂?”

  他抬眸将漫江烟波尽收眼中:“纷乱杀伐,早待英才来终结了。”

  他那双墨瞳往昔温润无瑕,沉沉静静地好似生烟良玉,藏尽诗家美景。眉间又蕴三分孤芳,比清冷脱俗的谪仙更胜七分灵秀,自是凌霜白衣,春风词笔。而只此一瞬,却好似有风云烈烈飞扬。他那幽深的眼底辉映的,是云涛烟浪,江山如画。

  他解下腰间玉玦放入她手心,玲珑白玉,温润无瑕。

  “待我平定四海,便許你朝暮相守,生死不离。”

  咫尺之外,叶蔓投落下参差的黑影,曹丕脱力地斜倚于树下,惨白的五指颤抖着握起,玄色衣袂在暮日残烟中勾画出斜影孤长。

  他抬眸远眺,青山叠翠,有双双鹧鸪相逐而飞。

  山河破碎,衰草连天。深秋蒹葭被白霜染遍,仿佛还是不曾逝去的旧景,而洛水畔早已是几度枯荣。兵荒马乱中,光阴尘梦匆匆飞逝。

  建安九年,袁绍兵败。

  折断的剑刃斜插于黄土之上,鲜血将青石板染成殷红。

  四周凄厉的惨叫刺穿厚重夜幕,甄宓冷眼斜视着在火海中狼狈地哄抢金银首饰的家仆,他们脸上沾满了肮脏的污垢,头发因失措逃窜而凌乱不堪。

  甄宓长身玉立,玉容寂寞。也罢,乱世如斯,谁又不是人生如寄,又有几人能放下荣华,清净地来浮生一游?

  火海肆虐地翻卷着鲜红血浪,在凄艳的残阳下袅袅升腾起绯色光焰。甄宓歌声杳杳,白衣如水,孤寂得好似万丈云阁上的月,皎皎清影若隐若现,仿佛即将随风消失在滔天烟尘里。

  乱世何处是香丘?只是不知痴心焚尽,还能否留一缕白月华,照他雪衣韶光?

  混乱中有纷纷沓沓的马蹄声传来,马上之人腰佩长剑,清朗剑眉间萦着孤傲之气,玄冷铁衣在残月下寒光泠泠,浩荡长风中,他星辰般幽远的瞳中折射出俊逸的风姿,更晕染开似叹息般的哀戚。

  子建……?袁府的漫长岁月里,她被拘束在高耸的朱墙之间,仰头间只能望见被屋顶飞甍僵硬地勾画出的四方天空,独在异地,人潮汹涌,却相顾无相识,心有千般情思欲与他倾诉,而萧郎人面不知何处。

  “子建,带我离开这乱世……”她再也不想将芳华付与倚栏独望的万千黄昏,远眺狼烟弥漫,闻画角哀转如泣,受过尽千帆之苦,纵使风雨如晦,依旧孑影斜长。

  来人怜惜地抚上她凌乱的鬓发,将染血的指尖迅速擦干净,抹去她眼尾挂着的泪,深深地望入她的眼底: “跟我走,我能许你一世长安。”

  三日后,曹丕公子大婚。

  曹植应邀前往赴宴,眼前不知为何总环绕着那苍苍蒹葭。愁绪在心间缠绕不绝,思念如丝线般绵绵游走。

  在兄长的府上望见甄宓的那一刻,汹涌肆虐的苦涩将整片天地化成了一张漫无边际的网,狠狠地落向他华彩离合的洛神。

  甄宓身后跟随着宝马香车,玉制鸾铃叮咚作响,她嫁衣的罗袖如火艳丽,口含朱砂,却衬得她皮肤苍白,不见一丝血色。

  她从他身前走过,不经意间抬头对上他哀伤的目光,睁大的眼眸在瞬间凋尽神采,整个人不由得停顿在那里,如坠冰渊。

  年少岁月的记忆如潮水般奔涌席卷而来,令人刹那间近乎窒息。曹植不可置信地摇头,他挺直背脊,浑身肌肤都颤栗起来,猛地伸出手去,想要挽留那将要飘飘而去的衣袖。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却先他一步牵住了她。那双手的指侧有轻微的薄茧,被风霜镌刻上了几缕细纹。来者剑眉微挑,唇角得意地上扬着,正是曹丕。

  纯净的蒹葭在岁月长河中死亡。情感类男主持人

  曹丕牵着甄宓的手,携着她并肩而去,徒留双影斜长。

  跳动的烛火发出噼啪轻响,他一颗疼痛到抽搐不止的心被利刃划开,绽出斑斑驳驳的暗红血迹。他僵直地矗在原地,只觉有刺骨寒气侵入四肢百骸,烛泪一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病有效果吗滴滴烫在手背上,都无法唤醒他丝毫温暖的知觉。

  宫灯将烈焰般的澄红光辉洒上青石板,像是谁心尖的伤口被利刀割裂,血花溅落满地,染成三途畔殷红的曼珠沙华。

  他与她之间被簇拥的人山人海分隔开遥远的距离,如蒹葭茫茫,隔开河岸与水中沚,隔开今生来世。

  一阵剧痛哽在曹植喉中,千百个心心念念的日夜顷刻间分崩离析,只觉苦涩的泪在眼眶中汹涌积蓄着,伸手一摸,泪水却早已在风中干涸。

  情深不寿,奈何陌路缘浅。

  天道无常,洛水大梦一场。

  建安十九年,曹丕随师远征,曹植留守邺城。

  洛水古道残烟萦绕,哀雁声声如泣血,鸣断西风。

  曹植前去送别,望见她与兄长的瞬间,他心底不由得泛起一阵苦涩。

  只见曹丕低眉轻叹,目光温柔而怅惘,细细流淌过她每一寸容颜,周身铠甲在血色余晖中闪耀着霜雪般冷冽的寒光:“宓儿……沙场之上无私情,剑影铁马催人老。我断不能陷你于流离掷命之所。”

  “烽火连天,乱世离散。这便是你我不可更改之宿命。”

  “为我唱一曲送别吧,就那首《蒹葭》,如何?”

  伊人歌声袅袅回荡着,洛水苍茫的波涛之上,“魏”字旌旗猎猎招展,蒹葭在残阳下满地殷红霞光中摇曳……

  相思绵延无际,日夜煎熬着曹植的心魂,化为清冷烈酒浇入愁肠,曹植醉意朦胧地向洛水走去。

  秋雨凄凄冷冷地落了一夜,徐徐吟咏着哀婉词章,徒歌一曲人神殊途,情愫悲恨何堪当?

  蒹葭摇落露沾衣,水畔立着伊人的清影。

  心中灵犀是留情的红线,牵绕出理智与情感英文读后感100词洛水幽会与百结柔肠,使他们的命运相交出千古佳话,又是冷酷无情至极的枷锁,明知彼此注定为殊途过客,仍用剪不断的相思愁情将他们苦苦束缚。

  曹植快步上前,等夙夜思挂的容颜近在咫尺,却又一时喑哑无言。

  甄宓向后退了两步,长睫默然垂下,在眼睑上晕染开青黑的阴翳。

  曹植刹那身形虚浮,眸中泛起颤抖的水波,心中疼痛如烈火燎原。

  疏远终究是避不开的归宿,可他还想再好好温暖她冰冷的手指,为她拂去眼角的泪,想抚平她这十载战乱的创伤,想问她兄长待她如何……

  纵然流年无情,前夕恍如隔世,汤汤洛水之畔那誓言……他从未忘记。

  倘若可以,他愿抛却邺水朱华之笔,遗弃建安风骨之名,徒求能成一介乱世英才,以不负洛水之畔那海誓山盟。

  为卿平定四海,许卿生死不离。

  奈何道阻且长,宿命如斯。

  他们的目光慢慢地彼此靠近,最终绞在一起,以近乎痴缠的姿态维持着静默的气氛。

  她轻启朱唇,打破了沉寂: “我为你舞一曲,今夜之后……种种情思,皆成过往。”

  甄宓单手扯落发髻,青丝流泻下来,似拢在烟雨里泼墨写意的飞瀑,在夜风的吹拂下凌乱地缠绕着她的脸颊。

  她轻捻纤细的玉指,绵长水袖悠悠飘飞,皎皎月华般的容颜时隐时现,轻云闭月般迷离,低回翩跹间如惊鸿照影,裙袂纷飞间婉若游龙,婀娜曼妙的身段旋转飘忽,绽成一朵潋滟碧波间的无瑕芙蕖。

  曹植摸出怀中的箫,轻放在唇边,箫声哀凉,似幽咽的泣语,诉说一场魂萦梦牵的情劫。

  舞至淋漓处,长袖将夜幕划出两道素白的弧度,恰月色空明,光晕流转,好似白霜秋水一般刹那倾泻而出,指尖挽成一双翩飞蛱蝶,月华下玲玲然如玉骨冰肌。

  清莹的泪水自她的侧颊滑落,顺着下颔的线条没入雪色衣襟中,似是草木上坠的朝露,光彩璀璨,却于日出之时消逝得无影无踪。

  如戰乱年岁中一枕做人间痴狂客的梦,终归沉寂。

  秋风萧瑟,午夜情感热线电话12590夜露幽幽,溅落在蒹葭上四川哪个医院癫痫病治的好,凝为苍茫白霜。

  惟愿来世长开眼,不梦黄粱不遇蝶。

  故梦杳然,奈何灯火已阑珊。

  硝烟连年,流年荏苒。

  曹丕称帝,改元黄初,曹植左迁晋地,郭氏独承恩泽,受封为后。玉颜不及寒鸦色,甄宓的命运走向了凄凉的结局。 洛水汤汤长流不绝,所谓逝者如斯。

  千帆过尽,杨柳含烟,似凝聚离愁,却无从倾诉。

  蒹葭千叠,恰似白雪。宛若谁的泪滴倾洒,染就蒹葭。

  一世芳华将散。

  梦随风万里,曹植鞠一捧清水洗过脸庞,眼前换了熟悉的景物,正是未央宫,他朝思暮想的轻云闭月所在之地。

  终得故地重游,他暗自欣慰,被沧桑磨平的风流意气转瞬灼灼毕现,风姿绰约。

  耳边有宫人细语,他朦朦胧胧地听了一会,又似是什么都没听懂,悠然向宫殿的石阶走去,却见皇兄一袭玄衣迎面而来,神色严肃地吩咐着侍从要做的事。

  有宫人手捧琼觞而来,曹植看着那杯中鲜红如血的液体,心口寒意千云:“皇兄,这是做什么,未免太残忍了些。”

  曹丕双眸空洞得像丢了魂魄,良久的沉默皆化为一声长叹。

  皇兄脸上已有苍老的细纹蔓延开来了。

  潮水般的悲哀涌入曹植的心扉,如洛川聚拢的白雾,化不开,散不尽。

  他强作镇定地踏入宫殿,目光尽头,甄宓孑影端坐着,墨绸般的青丝安静地垂落,挥笔写着一首《塘上行》。

  “出亦复何苦,入亦复何愁。从君只独乐,延年寿千秋……”有炽热液体落上白纸,氤氲开浅浅墨色。她唇畔漫开一抹哀凉笑意,捻起那盏盛了鸩毒的琼觞。

  曹植不顾一切地疾步奔向她,粗重的喘息声末尾的颤抖被恐惧无限放大。

  他伸长手臂,却只能看着指尖与那雪色衣袂交错而过。他如漂浮在虚空的魂魄般,径直穿过了她的身影。

  白玉杯从甄宓指尖滑落,跌落在清寒的宫阶上,徒染苍灰尘埃。

  她缓缓倾倒下去,唇角依旧含笑,嫣红鲜血滴上素色衣襟,如霜间红梅。

  九重纱幔外,江雨暮暮寒星湿,雕栏玉砌下,霜晚白露清似雪。

  曹植心中钝痛汹涌肆虐,他狠狠地掐上虎口,猛然睁开了双眼。

  残酒剩在孤零零的酒盏里,衣冠佩剑整齐地放在塌边。他推轩向外探望,却见自己正孤舟漂泊于茫茫洛川之上,时洛水夜涨,汤汤东逝。

  他愣了许久,神志模糊间有侍从道:“王爷,有信使自京师而来,奉陛下之命带来甄氏的消息。”

  那人递过一方金缕玉带枕,还有一个雕花银匣,已被血迹浸润成了暗红颜色。

  “王爷切莫过度伤怀,甄氏一死,才能消除国后对太子身世的疑虑,保太子一世长安……”

  原来蒹葭却作了战乱与鲜血的祭奠吗。曹植笑得苦涩,颤抖着打开银匣,里面洒出了些细腻的香末,一封信笺掉落出来。

  如雪尺素,上面书的是熟悉的清瘦字迹。

  “宓举红颜韶光而付鸩酒一盏,了无悔怨。惟长恨者,乃宓尝许君飘零荣辱,浮沉共之;无奈年命如朝露,世事为冷灰,而自辞去,负君然诺。宓合白檀沉木,添以蒹葭,制香數支,名之曰蒹葭引。燃而入梦,可溯前尘旧事,聊解君相思之愁。

  刀剑无情,名利污浊。我立水中央,徘徊独叹。君与我之距不过一水相隔,奈何流光纷乱,未待君溯洄抵岸,此情已成枉然。

  宓知君眼底山河,怀中万卷,纵怀无奈长相守之苦,亦愿与君相知,以为慰藉。

  深宫寂冷,尘世黯淡。君傲骨如梅,纵已为萧郎路人,宓此情亦芳洁犹存。宓愿寄浮生于洛水之畔,铭此世冰心痴情,不肯妄自相遗,终不负君久思之意。”

  《蒹葭》起,魂散尘断,大梦绝迹。

  黄初三年,曹植朝觐京师,还渡洛水,大醉忘归。

<羊癫疯怎么治疗p>  暮霭沉沉,时骤雨初歇,洛川烟波千里。

  银河宛如舟尾晕开的波纹,隐隐荡漾在寂寥的墨空。

  曹植燃起那盏“蒹葭引”,淡雅香气如轻纱般披拂萦绕,曼舞出一场往复缠绵的幻梦……

  深秋寒露凝为苍茫白霜,在残月笼罩下悄然泛起,弥漫开一片白茫茫的温柔,如雪色纱衣,安静地拢在染着苍青忧郁的蒹葭上。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耳畔依稀有人曼声吟唱,音韵袅袅若洛水烟霭,珠玉般的清脆雅致,却萦绕着淡淡离愁。

  恍然似梦,江渚之上,一女子缓歌而舞,浅笑嫣然,幽深墨眸中拢了一帘无边愁绪般飘渺的烟雨,仿佛只消寸缕夜风,便会化作洛水之畔朦胧清浅的烟霭,随波流散无迹。

  曹植眸色逐渐迷离,抬腕执笔,泼墨淋漓。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洛神惊鸿照影而来,眉染远山之黛,瞳凝秋水之明;云袖翩跹,华彩离合;微步凌波,身后蒹葭盛放成雪。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

  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若此浮生注定无法为你平纷争乱世,守山河荣枯,许你凤凰于飞……

  便允我倾一世文墨,摹你洛神玉颜,雪衣韶光。

  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

  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多日后,报社。“我说。”青池咽了一口口水,毛骨悚然地看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黑泽银,“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天的时间,你怎么每天身上就多些伤口?”“不,没事。”黑泽银微微一笑,嘴角晕开的紫色於痕,他抬手擦了擦发疼的部位,表情看上去分外诡异,“我觉得这顿打至少没有白挨。”青池看他的目光变得更

2019-10-12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节融合身体之中的本源力量仿佛是听到了来自于刑天灵魂之上的呐喊声,原本模糊的意识竟然如同是回光反照一样,突然地全面清醒了过来,那虚弱一下子从他的灵魂之上消失了,在这一刻他的灵魂仿佛是得到了新生一样,就连那一直缠绕在灵魂之上威胁着他生命的死气,竟然在这一刻都停止下来,不在对他的灵魂形成威胁。新生,在巨大的危机之下,刑天的灵魂得到了新

2019-10-12

“什么?”雷傲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你说什么?”雷傲一步到了那个士兵面前,凶狠问道。“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2019-10-12

陆勇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笑话,拿着别人赔给自己六千万块钱到处要买东西,又是要买画,又是要买石头,最后还要买会员卡。今天过后这同市的人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就叫六千万。只不过这名头不是炫富,而是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周小昆这会拿到那石头是有点心满意足,他其实也没想到这么折腾。杰西把手里的刚才包主管给周小昆开的证明递给周小昆,也长长的松了口气。陆勇刚才像是抬死狗一

2019-10-12

沈风让齐文山等人取来了笔墨纸砚。他将这两种铭纹勾画的要领,以及勾画时需要注意到的地方,全部依次写了下来。在沈风刚刚放下毛笔的瞬间。齐文山和潘墨等不及的抢先各自拿起了一张纸,看着上面详详细细的分析,他们两个一时间看得无比入神,时不时

2019-10-12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srup.com  三月原创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