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原创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即使爱,也请高贵的活着

来源:三月原创文学网   时间: 2019-10-12

  章一 初见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宝儿就觉得这个女孩很漂亮,不过碍于站在她旁边的男生和自己的关系,宝儿没有多说,只是礼貌的点点头,不过宝儿的热情换来的却仅仅是一个白眼,虽然如此,宝儿也并不在意。毕竟她怎么说也是个女孩嘛,特别是漂亮的女孩,总有自己的高傲。

  任宝儿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不久的晨会上,他会再次遇到这个女孩。只见她粉面如开莲,素肤若凝脂,一袭白衣似雪,清水出芙蓉。一曲舞毕,满堂喝彩,在一片沸腾中,宝儿静静的回忆起主持人报幕时说的一词一句,然后记下了女孩的名字——易芙。

  舞蹈引发的狂热并没有轻易冷却,在接下来的几天,关于易芙的名字经常在宝儿耳边响起。作为本校第一美女,易芙的名字总是在男生群中出现,而女同学的白眼也通常会伴随着男生群的讨论浮现。更有甚者讨论组团去要易芙的联系方式,每每于此,宝儿心中总会有一股冲动,要不自己也加入?然而许多身影总会伴随着冲动浮现在心中最柔弱的位置,里面有镜中的自己——于大众中沉默失踪的平凡;有那天站在易芙身旁的男生——可以用交好形容的朋友;以及一道远在另一座城市的倩影——即使一直没有被肯定,自己还是坚持等了六年。

  六年的等待换来的并不是宝儿想要的结局,于是这份冲动便淡了下来,两人的生活就行两条平行线,毫无交际,同时依旧前行着。只是易芙美丽的身姿,却深深的刻入宝儿的脑海,犹如罂粟,美丽却不可靠近。

  章二 初识

  时间荏苒,一年的光阴匆匆而散,在此期间,易芙成功登上女神的宝座,这一年间,那个追求易芙的男生,却随着易芙的高傲消散在人群之中。这一年,宝儿的等待还是没有结果,一道名为高考的重担始终压在那个女孩的肩上,让宝儿心灰意冷的同时也能理解女孩的难处。不论世事如何,生活依旧前行,宝儿和易芙也顺利升入新的年级。

  在新学年的第一堂体育课的摸底测试上,宝儿意外的看见了易芙的身影,也许是天意,有或者是巧合,原来她也在这个课时选了体育课,宝儿在心里呢喃着,却没有发现,自己平时安静的心此时正不安分的躁动着。

  四百米的操场上,几个人影稀稀拉拉的奔跑着,宝儿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如同风一般的冲刺,反倒是不紧不慢的跟在易芙的后面。宝儿如此行为,并不是他体力有限,而是因为宝儿知道,和易芙分在一组的全是男生,其他的男生已经加速冲在前面了,如果自己再加速走了,落下易芙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队尾,女孩心里会难受的。就这样,宝儿不紧不慢的跟着,快到终点的时候,宝轻微原发性癫痫要多少钱儿稍稍加了点速,超过易芙越过终点,男人嘛,总不能一直跟在女孩后面。

  休息的时候,宝儿听见易芙的声音在自己背后响起:高中寒假400字“其他的都超过去了,就剩最后一个还在我后面,我就想,最后一个就不要超了嘛,没想到快到终点,也超过我了。”这是宝儿第一次听见易芙说话,女孩的声音娇柔带着些许倔强,或许是因为成绩不好,此时声音里还参杂着一点委屈。光听声音,也是一个迷人的女孩。宝儿回过头,碰巧看见女孩也在看他,淡淡的笑笑,没想到女孩也冲他一笑,心中暗想女孩比以前开朗了许多。

  在测试长跑的起跑线上,宝儿再次看见易芙的身影,很明显,女孩也认出了他,“是你!”女孩的声音里带着点点雀跃,让人听着,心里格外舒服。宝儿笑笑,答道:“放心,这次我陪你跑。”“真的吗,那说好了。”女孩一脸欢愉,嘴角带着一点得逞的狡黠,笑得可爱又灵动,引得宝儿心花乱坠,气血上涌。

  从操场到教室的路,总是显得十分漫长,不过今天例外,宝儿打从心底希望这条路可以长一点再长一点,原因无它,因为这是宝儿第一次和易芙两人一起走着,其他同学或者三五成群地去抢电梯,或者还在后面慢慢晃悠,所有的一切仿佛就是为了给宝儿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和女孩单独相处的机会。一路闲聊,向来大方的宝儿在女孩面前居然有一些拘谨。快到教室时,两人聊到男生和女生在体育上的差异,易芙笑着说:“其实我就是个男的”,宝儿鼓起勇气答:“有这么漂亮的男生吗?”女孩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粉红,不知道是因为运动还是因为娇羞,娇嗔道:“真会说话。”

  然而,易芙并不知道,宝儿的这份讨好,只属于她一个人。这个堕入情网的男生没有发现,一朵紫红色的罂粟,正在他心头慢慢绽放。

  章三 追求

  那一路闲谈之后,宝儿和易芙的关系亲近了许多,敏感的男生知道自己对易芙动了情,他开始不由自主的留意起易芙的一举一动,女孩每天对他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是宝儿早上最希望捕捉到的细节。自那天以后,易芙爱吃的曼妥思口香糖总是吃不完,因为每天将女孩凌乱的外套叠好放回书桌的行为,宝儿不知道被同学开了多少次玩笑;一次又一次,易芙将东西落在储物柜里,生活小随笔是什么男孩安静的站在角落里默默的数着,心想,真是一个需要人替她操心的女孩。

  时间就在这些细微的关心中流逝。直到有一天,女孩主动找到了宝儿。“学生会副主席的选举时,记得投我的票哦~”易芙叫住男孩,一脸神秘的低语着。素来不关注时事的宝儿恍惚了一下,才想起来学校学生会近期要进行新一轮的选癫痫病发作会有什么状况举。看着女孩脸上不再是平时若有若无的淡笑,而是换上了真挚的笑容,宝儿暗暗叹了口气,然后用力的回答道:“好的,我会的”。

  当天夜里,宝儿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回想起白天精心布置的局,男孩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今天易芙找到他的时候,他就为易芙设计好了拉票方案:先用易芙青春靓丽的形象以及女神的魅力,拉住新生中男生的票数,再利用易芙追求者中较帅的几位男生,去替易芙拉拢新生中女生的票数,由于几位候选人都是同一年级,所以这一年级的资源便是大家平分,而更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一则人数不多,起不到决定性作用,二则对选举的事漠不关心,可以排除在外。于是,新生的票数将会是取胜的关键。于是,宝儿开始托朋友有意的和新生中的男生聊学校女神的事,然后烘托出易芙美丽可人的形象,同时找到阳光帅气,风流潇洒的水公子,利用水公子对易芙的好感,请他为易芙拉新生中女生的票。至于同级的票数,宝儿也没有放弃,他今天的几番游说,将自己的关系动了个遍,以此保证就算易芙拿不到同年级的最大票数,也不会让同年级的票数集中到一个人的身上去。成功的喜悦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因为宝儿的舍友回来了,看着几位舍友的表情,宝儿心里泛起了一种莫名的不安感。

  相对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还是由一位室友打破了令人尴尬的安静。“宝儿,你知道的吧?”“嗯,我知道”,打哑谜般的对话,围绕着一个无法逃避的事实展开:一起玩耍的几个兄弟中的一个,也参加了选举,然而宝儿却选择了为易芙拉票。兄弟们的意思很明确,你可以不过来帮忙,但是不要再去帮易芙了。宝儿无奈的笑笑,那个女孩,或许他已经放不下了。

  于是,争论就此开始。

  不知道是吵累了,还是不愿再多说伤兄弟情谊的话,宿舍里突然陷入一阵安静,片刻后,还是那位室友,打破了安静。“宝儿,你知不知道今天易芙跳舞的事?”“什么?”“就是易芙为了拉新生的票,今天晚自习的时候,在所有新生面前,跳了一段舞”。只一语,就让宝儿感到自己布好的局失去了掌控,简单理了一下现在的局势,却只能无奈的叹气,这个时间点,真的是太巧了!早一天,和别人说起学校女神时,这舞便是易芙多才多艺的完美证明,晚一天,帮易芙拉票时,这舞就是易芙开朗大方的有力表现。今天,竞选活动拉票的第一天,任何过分的展示,只会留下可以攻击的把柄。

  果不其然,不一会,就有多事者开始在网上抨击易芙通过跳舞拉选票的事,虽然易芙由于平时的装逼行为向来不受欢迎,但是这则消息被公然抖搂出来,还是对易芙的选票造成很大影响。最为重要的,就是水公子也因癫痫病去哪里检查效果更好为心里不舒服,不愿再为易芙拉选票了。

  看着急转而下的形式,舍友决定再劝宝儿一回“值得吗?为了她,放着兄弟不帮,还和弟兄们吵一架,可是人家为了选票可以轻易在所有人面前跳舞,她甚至都没有主动找你说过话”“是我不对,我没有提前告诉她我布的局,而且,跳舞这事没什么不对,展示自己的才华,这挺好”。

  也许在宝儿看来,所谓的青春,也就是为了心仪的女生对抗这个世界罢了。

  宝儿固执地坚持着,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放不下这个女孩。世间万事可破,唯独是情,一旦动起来,便无法阻止。眼见宝儿固执的坚持,舍友也无奈的叹口气,既然宝儿动了情,就随他吧,哪怕他知道,这条路,会走的很疼。

  几天后,投票结果出来,易芙落选。宝儿有心前去安慰,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站在角落眼看着易芙独自落寞。至于那个多事者,宝儿本打算叫朋友收拾一顿,无奈最后发现,自己没有合适的身份做这些事,只得不了了之。至于宝儿当初布的局,以及为了易芙和兄弟们的几次争吵,将成为一段独家记忆,承载这个男生卑微的情感。

  章四 心殇

  学生会选举结束后,一切又回到正常的学习生活中来。宝儿还是像往常一样,默默的关心着易芙的一切。慢慢的,宝儿发现自己变了,他开始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女孩,他开始为自己和女孩若离若合的关系感到难受;他开始希望女孩见到他,能发自内心的冲他笑笑,而不是需要他用心去捕捉的那一丝淡笑。可是宝儿知道,这是不会发生的,因为到现在,易芙也只会在没人的时候和他聊几句,一旦周围人多起来的时候,女孩总会结束交谈,然后在各自的转身中,一人欢笑,一人泪垂。

  在不知不觉中,宝儿开始嫉妒,他嫉妒那些可以在别人面前和易芙说说笑笑的男生,他嫉妒那些易芙会主动去找他们说话的男生,他嫉妒那些让易芙不止是淡笑的男生。但是表面上,宝儿会伪装的像往常一样,微笑着和他所嫉妒的男生们打招呼。直到有一天,宝儿在打篮球的时候凶狠的防守着自己以前的好兄弟,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是在嫉妒,居然是因为,之前易芙当着自己的面夸这个男生篮球打的好。

  于是宝儿试着在心里放下易芙,一次又一次的发誓对易芙的情感,要回到最开始的那种状态,誓言却在第二天一早,被女孩随意的一句早上好轻易击碎。于是他发现,自己做不到,这个女孩是他戒不掉的毒品。就这样,宝儿开始患得患失,在发誓与违背之间不断循环。直到有一天,学校组织两支队伍出去参加模拟商赛,宝儿和易芙都在其中,男孩知道,这是他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排名追求易芙最好的机会。

  上一页12下一页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多日后,报社。“我说。”青池咽了一口口水,毛骨悚然地看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黑泽银,“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天的时间,你怎么每天身上就多些伤口?”“不,没事。”黑泽银微微一笑,嘴角晕开的紫色於痕,他抬手擦了擦发疼的部位,表情看上去分外诡异,“我觉得这顿打至少没有白挨。”青池看他的目光变得更

2019-10-12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节融合身体之中的本源力量仿佛是听到了来自于刑天灵魂之上的呐喊声,原本模糊的意识竟然如同是回光反照一样,突然地全面清醒了过来,那虚弱一下子从他的灵魂之上消失了,在这一刻他的灵魂仿佛是得到了新生一样,就连那一直缠绕在灵魂之上威胁着他生命的死气,竟然在这一刻都停止下来,不在对他的灵魂形成威胁。新生,在巨大的危机之下,刑天的灵魂得到了新

2019-10-12

“什么?”雷傲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你说什么?”雷傲一步到了那个士兵面前,凶狠问道。“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2019-10-12

陆勇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笑话,拿着别人赔给自己六千万块钱到处要买东西,又是要买画,又是要买石头,最后还要买会员卡。今天过后这同市的人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就叫六千万。只不过这名头不是炫富,而是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周小昆这会拿到那石头是有点心满意足,他其实也没想到这么折腾。杰西把手里的刚才包主管给周小昆开的证明递给周小昆,也长长的松了口气。陆勇刚才像是抬死狗一

2019-10-12

沈风让齐文山等人取来了笔墨纸砚。他将这两种铭纹勾画的要领,以及勾画时需要注意到的地方,全部依次写了下来。在沈风刚刚放下毛笔的瞬间。齐文山和潘墨等不及的抢先各自拿起了一张纸,看着上面详详细细的分析,他们两个一时间看得无比入神,时不时

2019-10-12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srup.com  三月原创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