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原创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草根憨语》第三部 伟人的愚蠢-[人物散文]

来源:三月原创文学网   时间: 2021-01-09

伟人的愚蠢

看我这个题目,你一定会反诘:伟人会愚蠢吗?愚蠢还算伟人?

我说:你且慢别急,听我徐徐道来。

1958年6月12日,《中国青年报》发表了一篇新闻,称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农业生产合作社再次放出小麦亩产3530斤的“卫星”,这显然是连小学生也哄不过的吹牛皮文章。当时的地方官是想往上爬,制造假新闻也属情理之中(君不见现在的假政绩还少吗),记者、编辑都是小人物,愚蠢也算罢了,但偏偏这个吹牛文章让一个伟大的科学家看了,他非但没有揭露这个牛皮的荒谬,相反,还对这个牛皮进行“科学论证”,这就了不得了。因为科学家的论证居然让当时中共最高层深信不疑,一个堪称由国人最敬仰的伟大的革命家们组成的中共中央整体都跟上愚蠢起来,乃至酿成20世纪中国最大的人祸――即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这位科学家是谁?鼎鼎大名的世界顶级科学家钱学森。

那一年的6月12日《中国青年报》的吹牛文章发表,6月16日堪称新中国最伟大的科学家钱学森就迫不及待的写了一篇科学论证文章,名字叫《粮食亩产会有多少?》,也刊登在该报上。我摘其关键的论述于后,请诸君品读:

<西安那个医院能看癫痫病p style="text-indent:2em;"> 土地所能给人的粮食碰顶了吗?科学的计算告诉人们,还远得很。今后,通过农民的创造和农业科学家的努力,将会大大突破今天的丰产成绩。因为,农业生产的最终极限决定于每年单位面积上的太阳光能,如果把这个光能折算成农产品,要比现在的丰产量高出很多。现在我们来算一算:把每年射到一亩地上的太阳光能的30%作为植物可以利用的部分,而植物利用这些太阳光能把空气里的二氧化碳和水分制造成自己的养料,供给自己发育、生长、结果,再把其中的五分之一算是可吃的粮食,那么稻麦每年的亩产量就不仅仅是现在的两千多斤或三千多斤,而是两千多斤的20多倍!

“两千多斤的20多倍”?40多万斤啊!

到了1959年初春,“亩产万斤粮”的梦幻基本破灭,大跃进的势头已有所减弱。但就在这种形势下,伟人钱学森仍在《知识就是力量》杂志(1959年第5期)重申高产量的理论可能性。“我们算了一下,一年中落在一亩地上的阳光,一共折合约94万斤碳水化合物。如果植物利用太阳光的效率真的是百分之百,那么单位面积干物质年产量就应该是这个数字,94万斤!”

40多万斤又翻了一番,94万斤!

呵呵!好个匪夷所治疗小儿癫痫渭南那家好医院思的“科学论证”!稍有农业知识的人都知道,粮食的产量除了光能之外,还有着其他许多必须的要件。只计一点而不及其余的“光能说”哪有一点儿科学的影子?但奇怪的是,这个愚蠢的科学论证竟然是享誉世界的伟大科学家,空气动力学家,中国载人航天奠基人,“中国航天科学之父”和“火箭之王”钱学森做出的!

钱学森是伟人吧?但他愚蠢的“科学论证”让另一个不知比他伟大多少倍的更伟大的人物注意到了且深信不疑,这就是毛泽东!他的秘书李锐曾问他:“你是农村长大的,长期在农村生活过,怎么能相信一亩地能打上万斤、几万斤粮?”他回答说看了钱学森的文章,相信科学家的话。大概正是对钱学森的迷信,他对所谓群众干劲冲天(实际跟群众毫不相干,而是地方各级干部竞相搞虚假政绩以谋求升迁)放粮食亩产万斤、几万斤的“卫星”也确信不疑。1958年11月1日他在会见河南新乡地区县委书记时就说:“种地用深耕细作的方法,达到少种多收的目的。亩产搞他一万斤,先搞两千斤,加一番再搞四、五千斤,再翻一番就是一万斤。地耕一尺二寸深,分层施肥,省水、省肥、省人力(×××:我们再搞卫星田。)搞大面积卫星田(×××:全省八十万亩小麦,卫星田一千六百万亩。)占百分之二十。二、三年后,公社把耕地面积缩小。深耕三、四尺,亩产一万斤,一个深耕细作,一个机械化。过去浅耕粗作,广种薄收,改为深耕细作,可以少种多收”。(摘自《在新乡地区和五个县委书记谈话纪要》)。

张掖治癫痫好的方法="text-indent:2em;"> 请看,这个伟人的愚蠢恐怕是旷古奇葩吧?但在当时,中央高层主要领导刘少奇、邓小平等一起跟在毛泽东后面起哄,到全国各地视察讲话鼓吹并指导“放卫星”。正是这样一群伟人的愚蠢,导致了千古笑柄的大跃进之风,最终酿成饿死数千万的旷古大灾难(被伟人们轻描淡写的说成是三年自然灾害)。

这些伟人的愚蠢如果仅仅形成一个吹牛皮放卫星的浮夸风也就罢了,而是这个愚蠢的破坏效应还在持续发酵。要知道,普通人知道自己不高明,长做蠢事,别人批评愚蠢就赶紧改正。但伟人就不一样了,伟人要维持伟人的形象,做了蠢事也只能由自己文过饰非,容不得别人批评。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忠诚正直的彭德怀批评了伟人们的愚蠢,这刺激了伟人的神经,恼羞成怒的“最最最最伟大”的伟人愚蠢的在会上大叫:“‘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我无后乎,一个儿子打死了,一个儿子发了疯。”如此的在国家最高会议上发泄与彭老总批评毫无关系的个人恩怨,这怕在中国历史上也极少有吧?而后,他率领下的那一群也堪称伟人的中央大员大约也出于维护伟人形象的原因,就追随“最最伟大、英明的领袖”一起“围剿”说真话的彭德怀,并再次做出了中共党史上最为愚蠢的决定,把彭德怀定性为反党反人民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从此,党内无人敢说真话,毛泽东的权威变成了全党全国的迷信,这最终又酿成了危害更大的十年文化大革命。

儿童癫痫有治好的可能吗"> 普通人的愚蠢常常是街谈巷议的笑料,但伟人的愚蠢可就没有那么好笑了!发生在上个世纪的大跃进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是史无前例的,完全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三年困难时期中国究竟饿死了多少人,至今没有数字,但官方的人口统计表明,三年时间里中国净减人口三千多万。要知道,当时并没有计划生育政策,相反还是执行的鼓励生育政策,按照人类繁育规律,1958年全国人口6亿多,每年死生相抵,全国应净增人口约1000万左右。三年下来应该净增人口3000多万。以此推测,恐怕饿死的人至少应在6000多万!因为反对大跃进而被罢官批判,最后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人民的彭老总大声疾呼说59年的灾难“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这造成6000多万饿死冤魂的“七分人祸”就是伟人的愚蠢所造成!

我无意否定我们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也无意否定那些曾经为共和国出生入死的中央大员们,更无意否定导弹之父钱学森是伟大的科学家。但我想说,伟人未必就一定聪明,凡人也未必就愚蠢。

其实,伟人之所以伟大,常常是因为我们跪着!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srup.com  三月原创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