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原创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贺铸《鹧鸪天》原文翻译与赏析宋词精选

来源:三月原创文学网   时间: 2021-07-09

【原文】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译文】

  再经过苏州城西门时,任何事都让人感觉到若有所失。你和我一同来到这里,为什么就不和我一同回去呢?你走了,如同秋霜过后半死的梧桐树那般凄惨零落。我也只能像失去伴侣的白头鸳鸯那样独自孤飞。

  草原里青草上的露珠已经开始干枯。我游走徘徊在我们昔日的住所和你今日的新坟间难舍难弃,这样的深夜,我独自躺在空床上,听雨点敲打南面窗阁。又有谁还会再来挑亮如昏暗的烛灯,谁会来为我缝补破旧的衣裳。


【赏析一】

  这是一首以怀念妻子为内容的著名悼亡词。

  古代诗词中以女性为吟咏对象的作品可以说汗牛充栋,但或是以亵玩之态度加以描写,或是津津于婚外之恋,因此,吟咏夫妻双方真挚情感的作品显得十分珍贵。在贺铸之前,文学史上的悼亡诗词名作,有晋代潘岳的《悼亡诗》三首,唐代元稹的《遣悲怀》三首,宋代苏轼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等。一般来说,悼亡之作写夫妻当年的相亲相爱,写妻亡后自己的孤独凄凉,均是其题中应有之义。如潘岳诗云:“之子归穷泉,重壤永幽隔。”“望庐思其人,人室想所历。”“如彼翰林鸟,双栖一朝只;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其一)“展转眄枕席,长簟竟床空。”(其二)元稹诗云:“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其二)“唯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其三)苏轼词云:“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可以说都写得痛彻肺腑;但是,潘诗、苏词缺少对夫妻恩爱的感情基础的表现,而元诗虽也写到“贫贱夫妻百事哀”的种种苦况,却又流露了“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的庸俗思想,惜乎格调不高。

  相较而言,贺铸此词,着重表现了夫妻两人长期相濡以沫、甘苦共尝,是其两情相依、超越生死的悼亡之情的癫痫病人做啥运动舒缓有氧深厚感情基础。贺铸出身于没落贵族家庭,才兼文武,却屈沉下僚,志不得伸。而且薄宦梗泛,飘零转徙,生活极不安定。其妻赵氏虽为宗室之女,却勤劳贤惠,不惮劳苦。长期同甘共苦的贫贱生活,酿就了这对糟糠夫妻的深笃情爱,所以爱妻一旦撒手而去,词人自然不免哀思无穷,痛定思痛。就这首词的内容格调而言,显然超过了潘、元二人的悼亡诗,而与苏词相比则是各有其胜。


【赏析二】

  这首小令,上、下片一气贯通,应作一整体来读。词意可分为四层:

  第一层:“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直抒重返苏州旧居时,想到爱妻已亡,孤独痛惜的心境。

  第二层:“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继以两个典故,用“梧桐半死”、“鸳鸯失伴”比喻自己年老丧偶凄凉苦况。

  第三层:“原上草,露初唏,旧栖新垅两依依。”“原上草”六字承上转下,牵引出爱妻虽亡而双方生死不渝的情愫。

  第四层: “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以对过去“旧栖”生活的沉痛怀恋,把情感推向高潮,结束全词。


【赏析三】

  宋代词人中,贺铸的名气虽然不及柳永、欧阳修、苏轼、黄庭坚等大家那么显赫,但是,这位以一句“若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而出名的“贺梅子”,却自有他在词坛上遮掩不住的光辉。特别是他的词,英雄豪气与儿女情长并存,在两宋词坛上尤其难得。下面,就让我们从他这首悼亡词《鹧鸪天》中来感受一下词人真挚凄婉的词风。

  贺铸夫人赵氏,勤劳贤惠,贺铸曾有《问内》诗写赵氏冒酷暑为他缝补冬衣的情景,夫妻俩的感情是很深的。作者与妻子曾经住在苏州(阊门是苏州著名的城门,用来借指苏州),后来妻子死在那里,当贺铸不久因事要离开苏州时,痛感物是人非,满腹辛酸无处倾诉,只能哀叹:“好好一起来的,怎么就不能一起离开呢?”窗前的梧桐在经历了清霜之后,已经树木凋零,落叶萧索;而池中原先那对比翼双飞的白衡阳治癫痫比较好的方法?头鸳鸯如今也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只,它肯定也经历了失伴之苦吧!那晨光初露的草原,东方才刚刚发白,躺在草丛上的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珠儿,须臾之间就不见了。人生原来就是这样短暂啊!(��,xi晒干了)在那新垒起来的坟头前,作者默默地哀悼着亡妻;在从前两人住过的地方,作者更是久久留恋,不肯离去。回到家里,躺在死者睡过的床上,聆听着南窗的夜雨,遥想当年妻子在深夜里为自己补衣的情形,作者沉痛地表现出了对亡妻患难与共、相濡以沫之情的深切怀念。

  贺铸长相奇丑,又因为个性耿介,得罪过不少豪门显贵,因此,他一生都只能混迹于下层官员的职务上,郁郁不得志。而妻子赵氏则是他人生最亲近最钟爱的人之一,她的早早过世,实在是贺铸人生之一大不幸(“早年丧父,中年丧妻,晚年丧子”是古时人生之三大不幸)。但光有悲伤也是做不出好词来的,接下来,再让我们看看词的结构。

  全词以心理感受和自我探问起首,中间暗中以时间作为发展线索,并且穿插了许多意象。这些意象大多具有深厚的文化背景,如梧桐二句,以树鸟比喻失偶,恰是化用了孟郊《烈女操》“梧桐相待老,鸳鸯会双死”之意;原上草二句感叹人生短促,又是化用了古乐府《薤露歌》“薤上露,何易��!露��明朝更复落,人死一去何时归?”恰当地表现了主题,结句更是提炼出“挑灯夜补衣”这一细节,体现了作者心绪之细,感情之真。这最后一句敲响了全词的最强音符,将全词的意境推向了高潮。读之无不令人殇然泪下。

  在两宋词坛上,悼亡词写到如此地步的,也许只有苏轼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能与之媲美,而我认为,在意境的塑造上,《鹧鸪天》不在《江城子》之下,而在点睛之笔上,《鹧鸪天》却是更胜一筹!

  这便是贺铸的《鹧鸪天》的魅力:它体现的是人性的深度!发出的是内心的呐喊!


【赏析四】

  贺铸在十七、八岁时离开家乡卫州共城(今河南辉县),宦游汴京(今河南开封)于宋神宗熙宁五年(1072)前后,娶宗室赵克彰之女赵氏为妻。

青岛专业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哲宗元符元年(1098),贺铸在鄂州(今湖北武昌)宝泉监任上,母亲去世。自此年六月至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九月,贺铸丁母艰(服母丧),停官闲居苏州,前后共三年多时间。其间,元符三年(1100)十月,他曾离开过苏州一次。据宋人蔡 《铁围山丛谈》卷四、毕沅《续资治通鉴》卷八六《宋纪》八六等书记载,此年蔡京落职,离京东下,暂住淮南,贺铸北上赴淮南谒见蔡京。其夫人赵氏可能死于北行之前。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贺铸自江淮返回苏州,已年届五十。这首悼念亡妻赵氏的小词,可能即作于此时,词中“重过阊门”语与这段经历相合。

  这首词,贺铸原拟新调名是《半死桐》。“半死桐”典出汉枚乘《七发》:“龙门之桐……其根半死半生。……斫斩以为琴……飞鸟闻之,翕翼而不能去;野兽闻之,垂耳而不能行; 蝼蚁闻之,柱喙而不能前,此亦天下之至悲也。”唐李峤所作悼亡诗有云:“琴哀半死桐。”(《天官崔侍郎夫人吴氏挽歌》)故这个调名合于悼亡本意。


【赏析五】

  这首词在艺术表现上的最大特色有二,一是将生者与死者合写,二是赋比兴参酌运用。

  一、生者与死者合写

  在艺术构思方面,词人以夫妻生活的深厚感情为基础,将生者与死者合写。虽是悼念死者为主,但不离生者之处境、生者之感情,词笔始终关合着夫妻双方。具体言之,“重过阊门万事非”一句是自己北上后重回苏州,经过当年旧居的心境,“万事非”三字即引出缘由:“同来何事不同归”,两个“同”字,就是合自己与亡妻两人而言的,愈见其内心之伤痛。接下两句,“清霜”、“头白”均暗示自己的已届老境,而“梧桐半死”、“鸳鸯失伴”则又关合着生者与死者。下片“旧栖新垅两依依”一句,迳将生者所居(“旧栖”)与死者所葬(“新垅”)连说并提,两情依依,感情可以逾越生死之界,夫妻感情的交融和协调,已经凝成了一个生命整体。结拍两句,“空床卧听‘’者为自己,”挑灯补衣“者为爱妻,在彻夜不眠的词人的意念中,出现了那铭心刻骨、历久弥新的爱妻形象,生者形象与死者形象叠印在·一起,实在是‘种生死不渝的情感生命的聚癫痫病如何吃西药治疗合!

  二、赋比兴参酌运用

  赋、比、兴本是《诗经》中的三种表现手法,虽各有其用,但不可偏至。故齐梁时文学批评家钟嵘在《诗品·序》中说:”弘斯三义,酌而用之……使咏之者无极,闻之者动心,是诗之至也。“”若专用比兴,则患在意深,意深则词踬。若但用赋体,则患在意浮,意浮则文散。“这首词在表现手法上,将赋、比、兴结合,三者参酌运用,确实丰富了情感表现的手段,增强了艺术感染力量,而没有意深词踬抑或意浮文散之病。

  赋的手法,在词中表现为直抒胸臆,向读者倾吐自己的感情。开头两句,即用赋法,毫不掩饰地表示了妻子亡故对词人的精神打击,诉说了万事皆非、仿佛天地变色的痛切感受。当年夫妻双双同来苏州,而今却再也不可能同归故乡,这是情到深处不得不吐的感受,故用赋法出之,极能叩开读者的心扉。紧接着作者连用两个比喻,借物喻人,用形象来譬况自己老年丧偶的特殊境遇。梧桐,据晋代崔豹《古今注》卷下《草木》说:”合欢树,似梧桐。枝叶繁,互相交结。“这似是指连理树,前人多用以比喻夫妻恩爱,如孟郊诗《烈女操》有”梧桐相待老“的句子;故”半死梧桐“可比喻夫妻双方中一方亡故,如白居易《为薛台悼亡》诗云:”半死梧桐老病身。“同样,”鸳鸯“从来也是伉俪情笃的象征,孟郊《烈女操》云”鸳鸯会双死“即是此意。”清霜“、”头白“暗指人之年老,作者五十岁丧妻,故说”梧桐半死“于”清霜“之后,”鸳鸯失伴“于”头白“之时,比喻运用得形象而又贴切。

  下片”原上草,露初唏“两句,既是比,又是兴。说它是比,因草上露水易于,可以比喻人生短促,这里则喻指妻子新丧;说它是兴,因为它描绘了荒郊青草萋萋的景象,烘托了一种凄凉的气氛,正引启了下面”旧栖新垅两依依“一句,使景与情两者相得益彰。这一句化用了陶渊明”徘徊丘垅间,依依昔人居“(《归园田居》其四)的诗意,有上面”原上草“两句牵引出之,方不显得突兀,并把对妻子的沉痛怀恋推向高潮,逼出最后两句来。”空床“两句又用赋法,将往昔爱妻挑灯补衣的温馨生活画面,与如今自己空床辗转、孤苦难耐的现实处境两相映照,显得情真意切,哀伤动人。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srup.com  三月原创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