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原创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千里擒魔外国民间

来源:三月原创文学网   时间: 2021-07-09

二战期间,纳粹战犯共屠杀了600万犹太人。然而,并非所有纳粹杀人犯都受到了正义的惩罚,1934年受命出任党卫军 “犹太科”科长的阿道夫·艾希曼就是躲过了“纽伦堡审判”从而逍遥法外的其中一个。

阿道夫·艾希曼曾为纳粹德国起草和实施对犹太人的所谓“彻底解决方案”。这“彻底解决方案”表面上是力主对犹太人“加速移民”,但实际上却是对德国犹太人诱捕,赶到集中营实行集体屠杀。因此,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冷血杀人狂魔,双手沾满了犹太人的鲜血。然而,这个杀人狂魔在二战结束后却突然失踪,没人知道他的下落。本文为您讲述视缉拿漏网的纳粹战犯为神圣使命的以色列间谍组织“摩萨德”于千里之外擒获“杀人狂魔”艾希曼的传奇经历……

缉拿漏网的纳粹战犯,是“摩萨德”一项神圣的使命,是对600万犹太人亡灵的安慰。“摩萨德”每月都接到有关某个纳粹战犯在某地突然出现的报告,然而却多半是捕风捉影。不过,这并没有使 “摩萨德”放弃这项神圣使命。任何消息都引起 ‘摩萨德’的重视,哪怕因此而“劳民伤财”。“摩萨德”头子哈雷尔决不愿放过半个纳粹战犯。

一天,“摩萨德”收到了德国法兰克福检察官弗里茨·鲍尔博士转交来的一份情报,说党卫军冲锋队头目、“犹太科”科长阿道夫·艾希曼匿踪阿根廷,就住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查长布科大街4261号。弗里茨·鲍尔博土是犹太人,曾受过纳粹的迫害。他不愿把这条新线索交给德国当局,而宁愿相信以色列人能公正审判这名纳粹战犯。

这会不会毕节治癫痫病到哪家医院,靠谱又是捕风捉影呢?但直觉告诉“摩萨德”头子哈雷尔:阿道夫·艾希曼就藏匿在阿根廷,“摩萨德”必须捕获这个杀人狂魔!但与阿根廷相距千里的德国检察官鲍尔博士又是如何获得这一宝贵线索的呢?

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郊的奥利沃斯区,有一位18岁的漂亮姑娘,名叫罗泽·赫尔曼,是区内小伙子们爱慕、追逐的“公主”。在她的崇拜者中有个20岁左右的小伙子名叫尼克。与其他追求者相比,尼克根本没什么优势可言,但他脸皮极厚,向姑娘大肆吹嘘其父亲曾在希特勒军队里当过大官,以显示他系出名门,出身高贵。小伙子口才挺不错,表现出对世事的独特见解和惊人的标新立异,其中便包括德国人当年如果把犹太人统统除尽而不半途而废就好了之类的法西斯言论。

所谓言多必失,尼克犯的正是这大忌,他万没想到罗泽正是犹太姑娘,她对此当然非常反感。她虽然涉世未深,但也知道犹太人的苦难。她不但断绝了与尼克的来往,还愤愤地将此事告知父母。

罗泽的故事引起了父亲洛塔尔·赫尔曼的注意。他是一位达毫集中营的幸存者。洛塔尔知道不少纳粹战犯匿踪于南美国家,而最近阿根廷报纸还登有这么一条消息:德国法兰克福检察官弗里茨·鲍尔博士正在寻找党卫军冲锋队头目阿道夫·艾希曼,此人据说现住阿根廷。

尼克的父亲会不会就是艾希曼?

洛塔尔觉得很有可能:

第一,尼克说他父亲是德军高官。

第二,尼克从不邀请罗泽去见他父母。

第三治癫痫北京哪家医院好,尼克甚至让罗泽通过另一位朋友的地址给他写信。

事情明白不过——害怕别人知道住址的人往往是见不得光的人,德军高官而且见不得光,不是纳粹战犯是什么?

在集中营里双目失明的洛塔尔立即叫妻子给鲍尔博士写信,告知一切。鲍尔又告知以色列。

哈雷尔派遣一名特工前往阿根廷首都调查落实情况。

不久,那特工失望而回。

“又是捕风捉影!”

“啊?”哈雷尔像被人迎头泼了盆冷水,“怎么回事?”

“我看是洛塔尔那老头太报仇心切了,所以把臆想当成事实。”

“实际情况怎样?”

“洛塔尔口口声声肯定查卡布科大街4261号房东就是艾希曼,查实房东弗朗齐斯库·施密特是土生土长的阿根廷人……”

哈雷尔像一下子掉迸冰窖里。

“摩萨德”还有许多工作等着干,己经有人在暗地里埋怨哈雷尔正事不干,老是想入非非去千里擒魔,追捕子虚乌有的纳粹战犯,哈雷尔只好把这事暂时搁下。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当追捕艾希曼已成泡影之际,弗里茨·鲍尔又从德国给“摩萨德”送来一份情报:一名前纳粹分子主动前来通风报信,以求减轻良心的负疚。他说,阿道夫·艾希曼现藏匿在阿根廷首都,用的化名是里卡多·克莱门特。

哈雷尔猛然想起,以前派去阿根廷首都调查的特工,曾提起过查卡布科大街4261号有两癫痫病需要多久才能治好个搬走的房客,其中一个正是克莱门特!不过,当时洛塔尔·赫尔曼认为这两个房客只是掩护房东的稻草人。特工去调查时,他已搬走了。艾希曼就这样从他们眼皮底下溜了!

“就算他藏到地底下也要把他挖出来!”哈雷尔狠狠地一拳砸到桌面上,把杯子也震翻了。

哈雷尔的特工们望着身高只有1.55米、宽肩膀、蓝眼睛的上司,从心底里相信:阿道夫·艾希曼这回完蛋了!

一个精干的调查小组被派到阿根廷首都。怎样找到克莱门特新住址而又不引人注意呢?一个女特工想出条妙计。她在查卡布科大街附近一家高级酒店住下,并物色了一个机灵的服务员,交给他一个困难的但报酬极高的任务:将一件特殊礼物交给里卡多·克莱门特先生,给他一个惊喜。但他首先得打听到克莱门特先生的新住址,而且不能让人疑心。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小听差并不认为这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他想,如果事情容易得到一问人就会知道克莱门特新住址,那这丰厚的打赏就不会落到他头上了。但只要知道克莱门特一家其中一个人在哪里工作,就可以跟踪这人并知道他住在哪里。这无疑是正确的,而且成功机会极高。因为住处可以说换就换,但工作却不是想换就可以换的,特别是在找工并不容易的阿根廷首都。

小听差很快就打听到克莱门特有两个儿子,并得知其中一人的工作单位。机灵的小听差摸到那单位并记下克莱门特儿子上下班骑的那辆小型摩托车的车牌号码。

小听差告知女雇主,他即将大功告成。女雇主大大地嘉奖他一番,不过以后的癫痫病要怎么治才好事不用劳烦他了,当然,许诺下的赏金是会一文不少全给他的。

跟踪克莱门特的儿子后,以色列人终于找到了狡兔之窟——费尔南多区加里巴尔迪街的一座砖房。

间题并没有最终解决,因为“摩萨德”特工没有见到克莱门特本人,不能证实克莱门特就是艾希曼。

哈雷尔指示特工们耐心监控,一俟克莱门特出现,就把他的样貌拍照下来,让专家作鉴定。从艾希曼的档案得知,3月21日是艾希曼与妻子的银婚纪念日,艾希曼一定会出现——假如克莱门特就是艾希曼的话。

3月21日11时45分,加里巴尔迪大街上走来一位秃顶的瘦个子男人,大鼻子下蓄着小胡子,宽大的前额下架着一副眼镜,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他手里拿着束蜀葵花。在他走进克莱门特儿子的房子之前,隐藏在附近的以色列特工赶忙把他拍照下来。

专家们将特工拍下的一大堆照片与艾希曼的旧照作了反复比较,结论是:克莱门特就是阿道夫·艾希曼。

哈雷尔高兴得几乎晕厥过去。

越境抓捕艾希曼这样重大的事必须得到国家领导人的批准,这种事弄不好就会影响两国关系,酿成政治事件。

哈雷尔找到老朋友、总理本·古里安,向他请示如何处理艾希曼一案。

古里安兴奋地把桌子一拍,喊道:“把他弄来!死的、活的都行。对所有受过希特勒迫害的人来说,这将是一件大事。同时,这也是对我国青年一代的激励。”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srup.com  三月原创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