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原创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浮云(13)_散文网

来源:三月原创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白云别墅区外,萧飞付了钱,兄妹俩下了车。这里是高级住宅区,豪华可想而知,不允许外来车辆随意驶入,除非门警认识你便可以行个方便。比如像汤波这样的熟人常常来这一区。门警看到了老远就开好了大门,招手示意他的车子直行驶入。难道这就是有钱和没钱的区别?没钱就真的矮人一等?兄妹俩只好步行入小区,萧佳来过一次,也是坐在汤波的车里,她按着在前带路,哥懒懒的跟在后面。远远就看到汤波那辆宝马车停在宽敞的过道上,闪亮而抢眼,萧飞经过的时候,用眼扫视它并嘴里发出了哼哼声。其妹不知道何意,也没有去问,只是回头用异样的目光瞄了哥哥一眼。

很快到了门前,萧佳按了门铃。来开门的是汤波,彼此照面沉默着不打一声招呼,兄妹俩进去后,就听到了云儿的骂声和摔东西的声音,惊心动魄,看得出来汤波来了有一会儿了,看到客厅茶几上的茶具,看来汤波也是对云儿没有办法了。

汪兰见萧佳带着她哥哥来,只是谈谈而不好客的对他们兄妹俩说了一声:

“解铃还需系铃人……”然后她把目光停留在萧飞身上,一个不起眼的男人,如何能使的女儿这般发疯,真看不出来,一身脏兮兮的衣服,和汤波比起来简直天差地别的两个人,云儿如何会为这样的男人去折磨自己?

“噢!伯母,我们知道了。”萧佳感觉出来了,自己这次来云儿家,和上次来云儿家相比,云儿对自己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冷漠的多少有些让人尴尬和害怕。急急忙忙拉着哥哥上楼。汪兰看着他们兄妹俩把地板踩的全是泥印,啧啧的发出了鄙夷之声,这一声萧飞听到了,他停住了脚步,真想转身去和这个理论,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因为刚刚自己被急急的拉进来,也没有去注意这些事。这会儿被人家看成是下等人,多少有些怒火,也不想想你自己教出来的女儿额叶性癫痫病人该吃什么药吃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什么资格来鄙视别人,不就是比我多几个钱吗?有什么了不起。今天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妹妹,八抬大轿来请老子,老子也绝不踏入这门口一步。哼!

“别愣头愣脑,跟来啊!”萧佳拉着哥哥的手低压着声音说着。萧佳也听到了云儿妈妈发出来的那声音,心想楼下还有汤哲的哥哥汤波在呢,不定他们又会在议论些什么,心里突然忐忑不安似万根针扎来一样难受。希望哥哥能快点把这个困局解决掉,大家相处起来才不会尴尬,要是汤哲在就好了,他总是善解人意,处处为自己考虑周到,何至于让自己现在处于这么尴尬的境地。( 网:www.sanwen.net )

兄妹俩来到云儿房间,见云儿手上正拿着个青花瓷器,萧佳来不急去抢下来,啪的一声,青花瓷清脆的坠地声,震得这所房子里的每个人心惊肉跳,萧飞只是站在一旁不说话也不去看云儿。

“你来做什么?你不是很厉害吗?你给我滚……”云儿大声的说着又去抓另一个青花瓷器,满脸的怒容。见萧飞来,她早已泪流满面,怒火中烧。萧佳急速抢下云儿手中的青花瓷器藏到房间外的走廊上去。萧飞依然无动于衷的站着,仿佛这一切事情和自己毫无瓜葛一样镇定自若。

“有话好好说嘛!摔东西做什么,你看这满地的碎片,你再看看你房间里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摔的。我带哥哥来了,你们好好说话。有什么误会说开了,就没事了。”萧佳放好瓷器走回房间时这样对着云儿说,然后去推愣头愣脑的哥哥,示意他自己来解决这件事。

“我知道我失约,是我不对。难道你就做的全对吗?你扪心自问?”萧飞低着头不去看云儿。

“是是是,全是癫痫病好治吗我的错。我错看了你。我瞎眼看上了你。”云儿的咬着嘴唇,看着自己的手,不停的掐着左手的大母指。

“你知道你错哪里了吗?你任意的去欺骗一个人?你乔装打扮去愚弄一个和你毫无利益冲突的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去做,你良心何在?你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吗?”谁要你看上我,是我瞎眼了,没认出你这个骗子。萧飞心里想着。

“我……”云儿顿时语塞,半天只憋出这一个我字。

“没词了吧!理亏了吧!”萧飞得意的抬起头去看着云儿那憋红了的脸,那布满血丝的双眼,此时此刻他心里没有一丝丝一毫毫的怜惜眼前的云儿。

“是是是,我乐意。我愿意。要你来管吗?谁叫你是大笨蛋,大傻瓜,那么容易上当受骗。”云儿苦不堪言,仍将话反击着。

“好好好,谁愿意来管,让谁来管,你不是浮云吗?你飘去啊!不要往我头顶上飘。你不是鱼儿吗?你任意游去啊!别往我这里游来。我这里的水池太小,养不了你。我也不希罕。让希罕你的人供个大池养着你游乐去。”萧飞自知自己被轻易的愚弄过几次,在云儿的心里,原来自己是这样的人。

“你……我不是有道歉了吗?你还不依不饶?你是个男人吗?”云儿徒劳的解释着。知道自己不对在先,自己也有道歉过,之后自己再也没有出去戏谑过其它任何人,难道这样的改变还不够多吗?到底还要我怎么做才能挽回之前犯过的一些过错。

“我不是男人?你是个女人吗?你是个玩世不恭的骗子。你骗舒服了吧!就不许人家失你的约吗?就不允许人家有自由选择要不要原谅你的权力吗?你以为你是谁?不要因为家里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什么事都可以任意妄为。我是不是男人不用你来定,也不用你来说和提醒。我又不需要你来养活我。我堂堂正正靠自己的双手河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样勤劳致富。我惹到你了吗?要你这样花费心机来戏谑?”居然说我不是男人,萧飞对于这一点很恼怒。他选择了重重的反击着云儿的话。根本不去管眼前这个小女人听了他的话心里会怎么想的。

“好,很好。那你今天还来我家做什么,我一辈子都不想看到你,我也不需要你的原谅,我更不会再想去约你这样的人,就算世界上的所有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来祈求你半点。你给我滚出我的家。”云儿怒气冲冲的指着门口说。谈话一点也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此时,任何再多的言语也是徒劳无益。只会让人的降落到冰点。

“好,我滚。骗子小姐,不再见。”萧飞说完火速冲下楼梯,对楼下的两个人视而不见,光速摔门逃离而去。全然不顾妹妹萧佳还在里面。

云儿见萧飞这样的离去,整个人趴倒在床上哇哇大声嚎啕起来。萧佳听着云儿和自己哥哥的这一番争吵,她全明白了,之前自己哥哥为了浮云,鱼儿,也就是云儿失魂落魄。原来他们俩早就认识,还发生过这么多的事。她不去管云儿,只是礼貌性的对着在嚎啕的云儿说了声自己先回家了。她边下楼梯边想,这件事云儿错在先,怨不得自己的哥哥这样对她。

云儿妈妈汪兰和汤波也听了个大概,隐隐约约感觉云儿和萧飞之间发生的事,多少云儿是过份了。汪兰是清楚自己的女儿的,只是这一次为什么会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平时这样去戏谑人家不是很开心吗?为何这一次,难道云儿开始对萧飞动心了。他们俩千万不可以,一个乡巴佬,土拉巴几的。汪兰对萧飞有一万个不满意。唉!全是自己教女无方。怪不得别人。

汤波心里想的又是另外一个版本。他想,小母狮子不会这一次脑子开窍了吧!云儿不会上萧飞了吧!从小到大从来没见过她这样为了一个男人,如此难过,大吵大闹。我可不能放松,快到嘴的肥肉岂能全国癫痫病医院排名让他人叼去。他这样想着就上楼去,正好和萧佳在楼梯中间碰到,两人又无话,一个往上,一下往下。都相互把对方当成是空气。

“伯母,我先回去了。”萧佳到楼下客厅时这样对汪兰说,脚步往大门口方向移去。

“噢!萧佳,等等!”汪兰叫住了萧佳,好似有话要问。萧佳停下脚步回身来到沙发边靠着坐了下来。

“还有什么事?伯母。”萧佳也想早点离开这个不好客的令人窒息的地方。

“你哥哥和云儿早就认识了?”汪兰的语气明显缓和了很多。希望从萧佳口中得到更多关于云儿和萧飞之间的事情。

“我听我哥哥说过,在咖啡厅里认识一个叫浮云的,一起喝过酒。还在大坝边遇到一个叫鱼儿的女孩。我也是现在才知道,这浮云,鱼儿,原来是同一个人,就是云儿。我认识云儿的比较短,这一些事我全不知道。伯母,你应该最清楚自己的女儿了。”萧佳想起自己的哥哥才可怜,这么多日子来为了他要等待的人,搞得自己整天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全是伯母你的好女儿,自己的好做出来的。唉!云儿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我知道,云儿从小就是这样的,有事没事喜欢去捉弄人,但是她的心是善良的。没想到她这一次选择的对象是你哥哥,其实,最近有很长一段时间,她已经没有这样去做了,整天总是闷闷不乐的。我看到了她是有心在悔过自己之前对你哥哥的所做所为。我在这里替云儿向你哥哥说声对不起,叫你哥哥不要往心里去。”汪兰看着萧佳温和的说着,希望萧佳真得能带话给她哥哥,免得以后再生什么事端出来。

“知道了。伯母,那我先回去了。”萧佳说完起身告别。

“嗯,慢走。”汪兰送萧佳到门口。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srup.com  三月原创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